第55章 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为什么现在想要离开这里了?是因为这里的生活不太好吗?

  “我之前很快乐的,妈妈,爸爸,朋友,同学……全都告别了。”苏沫看着窗台上的娃娃说。

  那个娃娃还在盯着窗外的那片森林,苏沫也盯过去。

  突然看到森林里冒出一股浓烟,冲上天空迟迟不肯消散。

  惊恐得睁大了眼睛,把浓烟看得清清楚楚后,苏沫立马跑到楼下去叫金寒。

  “森林!森林起火了!”

  金寒冲出屋子去看,森林的方向冒出的那一股浓烟,似乎并不是起火。

  苏沫紧跟着金寒冲出去。

  “一会儿就散了。”金寒意外冷静的说。

  苏沫很着急,指着那一股浓烟说:“怎么可能?肯定起火了!”

  看了眼手上的时间,金寒又抬起头看着烟的方向。

  奇怪的看着金寒的动作,苏沫上前去拉着他的手臂。

  “快点去救火啊!还愣着干什么?”

  一直看着时间,好像过了期望的时间一样,金寒突然紧张的说:“真出事了!”

  松开金寒,苏沫慌张的往森林跑,金寒在身后一把拉住她。

  “你不能去,待在家里,我带人过去看看。”

  想到之前迷路的情况,苏沫点头说:“小心。”

  直到下午,南里和寒星皓放学回来的时候,金寒都还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苏沫担忧的一直看着森林的方向。

  南里走到苏沫身边,安慰着:“不用担心,金寒会解决好的。我也派人过去了,会没事的。”

  苏沫觉得奇怪:“森林起火不是应该叫消防车吗?”

  南里解释:“这里消防车进不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住在这里。”

  苏沫点点头,不再多问。

  寒星皓也跟苏沫一样,担忧的看着森林。

  一直站在草坪上看着冒烟的方向,实在是等了太久,他冲到房子里问南里。

  “南里,你问一下怎么样了?”

  唯一一个不太着急的人是南里,可能是因为他必须要冷静的稳住大家的心吧。

  “我早就问了,没事的。”

  这时候有人回来报告消息,全部人的视线都看着那个人,期待他会说什么。

  那个人喘着气说:“金寒少爷正赶回来,让苏沫小姐不用担心。”

  寒星皓走到苏沫身边,看到苏沫舒了一口气。

  没有说什么,寒星皓只是心里奇怪为什么金寒就让苏沫一个人不要担心,自己和南里在这里等了他这么久,担心了这么久,连提都没有提。

  “太好了,他没事!”苏沫开心的拉着身边的星皓。

  浅浅的点了下头,星皓说:“嗯,我听到了。”

  从这两个人身上移开视线,南里对传话的人说:“你先出去吧。”

  跑回来的人退出了房子里面,南里也离开了两个人的身边。

  猜测着森林的情况,苏沫又开始担心。

  “也不知道森林里怎么样?火肯定很大。”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不是起火,是……”

  “是什么?”

  看起来很焦虑,星皓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我也不清楚。”

  “怎么可能不是起火呢?星皓很肯定的说了不是起火,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苏沫觉得星皓有话隐瞒。

  纠结着要不要告诉苏沫森林的情况,可星皓还是没有说,转移了话题。

  “苏沫,我感觉好久都没有和你说过话了,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好像是……”

  好像的确很久都没有跟寒星皓说过话了,但是仔细想想又不是太久。只是近来几天,自己的情绪都不太好,也很少去找星皓说话了。

  “你昨天去哪儿了?”

  紧张的咬着下嘴唇,苏沫觉得那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

  “我……出去了。”

  你不要再问了,我什么都不能说……苏沫在心里想着。

  “去了哪里?”

  问了第二次,星皓很在意这个事情。

  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苏沫想着要回避问题的借口。

  正好南里在身后叫了自己一声。

  回头看过去,南里看着星皓,朝这边走了过来。

  “星皓,苏沫不是你所有的,她去了哪里不需要都跟我们说。”

  南里能出来解围真的太好了!苏沫赶紧走向南里身边。

  独自在一头站着的寒星皓,一脸的落寞。

  “谢谢你,南里。”苏沫在南里身边小声的说。

  “你的房间灯还亮着。”南里好心提醒着。

  往楼上望了一眼,可是就这么是看不到房间的灯光的。苏沫转过头看着南里,“我这就去关。”

  温柔体贴的南里,苏沫实在是无法怀疑他会伤害自己。

  因为南里是自己来到这里,第一个依赖的人。

  到了楼上,苏沫才发现是金寒的房间亮着灯,门居然还大大敞开着。

  这完全是一个诱惑,苏沫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那个让人好奇的箱子,没多久的犹豫之后还是决定迈进门。

  那个箱子的诱惑力太大了,而且之前一直锁着,也一直在金寒的眼皮子底下。

  想要拿到它,不是很简单的。

  而这次,竟然在没人的情况下拿到了箱子。

  更奇怪的是,箱子的锁竟然是打开的!

  不管有多不可思议,在苏沫拿到箱子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要打开看看到底里面是什么。

  手上的动作突然停止,眼睛逐渐睁大,心脏骤停了。

  这里面,居然是……

  苏沫颤抖着拿出那个东西,是面具!

  那个在录像里面出现过的人!那个带着面具的凶手!

  竟然在金寒的房间里!

  楼下有声音,但是苏沫已经没有那么多力气逃跑了。

  金寒上楼,路过苏沫的卧室。

  苏沫坐在窗台边,看着窗外。

  站在门口,金寒看着她的背影说:“原来你在这里,森林的火已经扑灭了,怕你担心,一路赶回来的。”

  紧闭着嘴巴,隔了好久苏沫才悠悠开口。

  “是起火了吗?”

  心里一紧,苏沫开口说话时金寒的心脏也跟着停顿了一下。

  因为她的声音不对劲,声音带着嘶哑,也不回头看自己。

  她怎么了?自己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

  “是,是因为起火。”金寒回答。

  背对着金寒,苏沫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在颤抖。腿想让自己站起来,内心却逃避着不想面对金寒。

  见苏沫不说话,金寒离开了苏沫房间。

  站在走廊里,他手放在门上的那一刻,就感觉天崩地裂了。房门没有上锁,也许是因为着急离开可能忘记了。

  难道苏沫进去过,金寒迟疑地推开门,径直往放着锁起来的箱子那儿走。

  箱子还放在原位,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那苏沫到底为什么不对劲?金寒手摸着箱子,很快发现箱子被人打开过!

  身体一下瘫软,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一面墙壁。墙后的苏沫现在一定很难受吧,毕竟她看到了让她害怕的东西。

  墙后的人,坐在床边直直的看着窗外,只觉得身体非常寒冷,所以紧紧以一种取暖的方式抱着自己。

  接下来,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直接质问金寒,可是金寒快出现的那一刻,还是退缩了。

  根本不敢面对他,根本不敢问出来。

  “我怎么会这么没用?”

  苏沫自言自语,南里在房门外看到她呆坐的样子。

  无声的走到她的身后,苏沫感觉到有人进来,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发现是南里后,眼泪就忍不住了。

  看到苏沫已经哭了,南里走过去抱着她,抚摸着她的后脑勺温柔的说:“在我面前哭吧,没关系的。”

  之前南里也说过类似的话。

  自己几乎忘记了,南里不应该怀疑。

  因为他从始至终都对自己很好,他的怀里很暖,就像……

  不,他就算可以给自己一个拥抱,但是他的怀里还散发着一股不知名的寒意。

  苏沫推开南里,又想到了金寒还在隔壁。

  “我没事。”

  伪装着平静的样子,坐在她身边的南里已经看出,她心里在不停地翻腾着。

  知道苏沫在害怕什么,在忌惮什么。南里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苏沫完全信任自己。

  “金寒刚刚出去了,星皓去找少誉。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话就告诉我,不要独自一个人承受好吗?”

  听到房子里只有自己和南里两个人,苏沫也不再紧绷着了。

  但是依然不肯相信这里的人,最后的一点防线必须守得死死的。

  原本从没有怀疑过这里的人,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发现,突然感到自己处在非常不安全的地方。所以非常害怕,害怕一切都是自己胡思乱想的那样。

  “我真的没什么。”

  “不能跟我说说吗?”

  南里的声音很柔,试图去击垮苏沫心里对他的防线。

  苏沫摇摇头,绝对不能说,不能跟任何人说,也不能相信任何人。

  想起在摩托车后座上,金寒问自己相不相信他。

  那时候自己几乎没有犹豫,点头说:我相信。

  可是现在,得知竟然相信了杀死父母的凶手!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金寒杀害自己的父母,但是那个面具,的确出现在现场了。

  很难相信那个人不是金寒,很难相信金寒是没有嫌疑的。

  事情随着自己无法预想的线走着,越来越觉得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在为父母战斗。

  答应帮助的寒爷爷,苏沫也逐渐对他失去信任了。

  被蒙在鼓里,竟然和杀人凶手生活了那么久。

  离开寒家,是必须要做的事。

  现在也不能相信南里,不相信金寒,甚至连星皓也不愿意相信了。

  “抱歉……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

第55章 必须离开这个地方
梦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