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再借宿

余心找来换锁的师傅。成功拉黑了唯二可能会打扰他的两个人,此时心情舒畅感觉空气都可爱了不少。

换锁的师傅似乎不是很入门。满头大汗地弄了半天说锁的尺寸不对。

余心气的无语:“你自己带过来的锁,你跟我说锁不对?”你怎么不干脆说门不对呢。

师傅也急了,操着一口方言:“我也没看过你家门,就拿了个一般都能用的锁,谁知道你们有钱人就是麻烦。”

呵,不仅不入门,还仇富。

余心不跟他计较:“那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明天再来?”这师傅看了看时间,伸了个懒腰:“该下班噜。”

余心:………你这样不靠谱是会被差评的,朋友。

修锁师傅啥也没干,还收了个上门费,拎着他的一堆东西就这样走了。

余心当机立断拿出手机找出修锁师傅的页面来了个差评。。

任江倒是乐呵:“没事,再来我家住一晚好了。”他在想要不要给师傅刷个好评,顺便问问他明天再带错一个锁。

余心:“………”你这样让我一度以为你俩是一伙的。

她说:

“但是就算我再去你家,我也得要去拿衣服啊。”一件衣服都穿两天了都。

“去买一件不就完了。”

“……”她竟无言以对。

-

于是她们出现在了某商场。

这个剧情发展实属神奇。

任江人生十九年来第一次跟女生逛街,非常的上道。

“你这包里装了什么东西?砖头啊?”任江忿忿不平,但还是拽着书包带子不放。

余心跟在后面抓着另一边带子:“那你倒是松手啊,我自己来,好多人的。”

任江一个人拎两个包,她书包扣子上的铃铛啥的一串装饰还丁零当啷响。

瞎子都知道他俩是放学出来浪的小情侣。

任江一把揽住她——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大手一捞到她脖子那,硬是给她揽的身体前倾差点摔个狗吃屎。

什么?为啥没摔?

因为她整个人歪着头靠倒到任江腰上了!!

天杀啊!!这该死的身高差。

余心直起身来,仰头看看任江再低头看看鞋。

上帝真不公平,同样是人,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可以高到二十厘米?!

余心思考了一下,抬起手比了比。

啊似乎差一丢丢。

没事踮个脚看看。

可算是差不多能够到他头顶了,谁知他突然转头,和她来了个脸对脸。

余心觉得她此时如果有上帝视角,表情一定十分狰狞,其惊人程度堪比看见徐佳和男友恩爱逛商场。

徐佳是班里流传典型的大龄剩女。据说她二十八岁未嫁,本身就是不婚主义……

扯远了。

总之为了缓解这个尴尬的对视,余心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笑,把手放下来。

“那什么,啊,你多高啊?”她似乎一尴尬就喜欢“啊”。

任江抬手揉了把她的头,余心尴尬症都要,啊呸,已经犯了。

“大概……一米八五?”不记得了。

不到一米六五·余心:“………”让我们赶紧忽略这个悲伤的话题吧!!

-

任江和余心就保持着沉默走遍了半个商场。

最终以余心实在忍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匆匆拿了一件上衣一条牛仔裤就打算结账。

任江在这时出声,听起来像是挺失望:“你不打算穿个裙子吗?”

余心反问他:“我什么时候说要穿裙子吗?”

任江记得她小时候很喜欢穿裙子啊。而且和沈一清出去玩也会穿。

他指着隔壁店门口的蓝色短裙:“你看那个多好看。”

好看是好看,明天穿到学校去她就凉了。

任江换了个方向,找到一套学院风的日系长衫休闲裤。

“………好看是好看,一米六穿这种嫌矮的衣服会变成幼儿园视角吧。”

任江不高兴了:“你们买衣服怎么事儿这么多的?”

余心觉得很冤:“你专挑雷踩我有什么办法?”

任小公子少爷脾气上来了:“就裙子了,你可以自己去找件长点的。”

余心:“……我可以拒绝吗?”

任江冷笑道:“不行,必须。”

……真是任江的心情夏日的天,余心识图讨价还价:“要不还是长衫吧?”

“……”

经过数分钟的斗争,余心把那个一看就显矮的学院风套装打包了。

晚上。

时隔半日,余·冷场小能手·心再次与张姨见面。

余心秉持着待人时绝对大家闺秀的准则,笑容得体礼貌用语:“麻烦张姨了。”

张姨看见她笑得眼睛都像开了花:“哎好孩子,不麻烦不麻烦,喜欢吃什么?”

余心坚持着在别人家绝对不任性不挑食的要求:“我都可以的。”

张姨又唠了几句,颠颠儿地进厨房大展身手。

虽然她现在还是个小可爱,但一想到这苦命的孩子以后恐怕要面对小少爷那个刁钻的性格,张姨顿时心疼起来。

多好的孩子哟,要赶紧趁现在多补补!!

一个小时后。

余心目瞪口呆地看张姨像变魔法似的从厨房里端出一二三四五六……

还在端。

眼见她说着:“少爷小姐你们先吃,我再弄两个菜!”就要再次拿起锅铲。

余心赶紧说道:“够了够了张姨,不用弄了。”连上张姨也就三个人,现在这一桌子吃的掉都难。

余心突然想起任江一开始死活给她买吃的日子──这熟悉的场景──一样的当猪养娃。

哦,她现在多重了来着?按斤称估计能卖不少钱了。qaq

-

吃饱喝足洗完澡,余心试了一下那衣服,跑到卫生间照了一下镜子。

好嘛,原本一米六,一秒减少十厘米。

余心换下衣服,又套上任江另一套天价体恤。昨天那件被勤劳的张姨洗掉了。

又照了照,这两件衣服的显矮指数真是一个赛一个飙升。

看来她今名两天注定要做一个一米五的小盆友了。可观不可抗力等天灾人祸无法避免。

余心认命地打开书包,拿出她的砖头——物理精选高考真题,足有两厘米厚。

跟数学奥赛题是同一个出版社的呢。

第27章:再借宿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