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留宿

打开门,任江带着余心直接往楼上走,保姆张姨闻声走出来,看见余心吓了一跳:

“小……小少爷,要准备宵夜吗?”

任江拍了拍余心的头,以示安抚:“嗯,要两份。”

“哎,好。”张姨疑惑着,但并没多嘴。

他把余心带到二楼的客房,“这边肯定比你那边好睡点。”好歹有床。

余心呐呐的:“我刚刚没打招呼。”她见谁都打招呼。

“没关系,那个是张姨,你了招呼,然后明天我妈就能像查户口一样杀到学校门口。”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你爸妈不在家吗?”

任江淡淡道:“嗯。”

余心莫名尴尬起来:“……哦。”

一时无言。

任江回到隔壁他的房间,翻箱倒柜找了一套他最小的衣服。

还是有点儿大。

185和165的差距实在不是能凑合起来的。

余心打开书包开始写物理作业。

人要向前看,生活还得继续,即使在任江家里,即使这非常的不合理,但她还是得写作业。

作孽哦。

谁知门一开,迎面飞过来一套衣服,盖住她的头。

拿下来一看,一件某奢侈品牌半年前出的天价短袖体恤。

当时她正好给余随物色生日礼物,默默念叨了一句“莫不是黄金镶的”,拼了一箱某宝九块九的平民百姓衬衫给她亲爱的哥哥。

哦,如今她看到了冤大头本人,原来真的会有人买。

她买那一箱子都没有这一件贵。

任江倒是自在,往边上一靠看着她苦思冥想。

余心觉得不平衡:“你不写作业,盯着我看干嘛?”

任江等得就是这句。“我也不会啊,要不你教我?”

余心:……她那天说什么来着?她再给他讲课,她就是狗。

于是她一梗脖子:“我不要。”

任江于是继续看着她写。好像她在干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

余心把物理作业盯穿了,也没看出哪里有趣。

在这即将又要尴尬冷场的氛围中,张姨端了两碗面上来,在敲隔壁的门。

任江终于动了动,开门去端面。

余心长叹了一口气。

这天的意外实在很多,先是搞什么体测,然后莫名其妙地被套路试表白了。

把自己给套没了。然后又恍恍惚惚地丢了钥匙,迷迷糊糊地跑到这里来了。

啊啊啊啊烦死了!!

张姨的手艺很好,牛肉面做得完全不比饭店差。余心抛弃了物理去吃面。

简单洗漱了一下,余心套上了那件几乎可以给她当裙子穿的,黄金镶的天价衬衫。以及一条运动半长裤。

任江进来后看到她这一身,默默评价:“你这样特别像个小学生。偷穿爸爸衣服的那种。”

余心:“………”

在人家家里把他暴锤一顿,她会死吗?在线等,很急的。

晚上十点,余心继续写作业。

十一点,任江弄了把椅子坐着,看着她换了本数学。

十二点,英语和语文一起写。

一点,开始刷题。

……

敢问任小少爷,您有这个定力拿去学习早就满分毕业了好吗?或者你直接去洗洗睡觉它不香?!

在这里盯着她一代苦逼学生狗写作业,让她感受心理和身体上的压力,很缺德的你造吗?!

任江脾气再好,余心也不敢把这话说出来的。所以任江继续看,她继续盯着某人的目光写。

竟然让她找到了考试时候被监考老师盯的感觉。

余心甩了甩手,决定今晚熬个夜,写到三点,反正估计在这边她也睡不着。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就是体现在这种朴实无华的小事中。

她刷了两张试卷之后想着休息一会,趴着趴着就这样睡着了。。QAQ

-

任江确认余心睡熟了,把她抱起来轻轻放到床上。

他看了一会,关了灯,又看一会。

最后披着朦朦月色,轻轻用嘴唇在她侧脸上碰了一下。

温温软软的,好甜好甜。

那一晚,他没吃安眠药,静静听心跳兴奋变快,一直到天快亮才浅浅睡去。

他心率从来不稳,唯有这一次,他确定不是因为发病。

-

余心第二天起来,一看手机,哇哦,早自习应该已经上完了。

早自习已经上完了……

自习上完了……

她!迟!到!了!!

余心赶紧跳起来,抓起一桌子的书胡乱塞进包里,夺门而出,径直拍响任江的房门。

“迟到了迟到了完了咱俩迟到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先去学校了?!”

任江几乎在余心开门的时候就同时醒了,他本身睡眠就浅,一点动静都听得到。

迟到这种事情跟他似乎没什么关系。但他还是爬起来:“马上来。别叫。”

刚睡醒时声音沙哑,可能是有点起床气的,语气挺冲。

已经迟到了的好学生余心是不会在这种时候注意细节的,她火速洗脸狂奔下楼。一边还在念叨着:

“完了完了完了今天老吴的早自习啊啊啊……”

知道她差点一头撞进张姨的怀里。

哦,上帝,天知道她当时在想什么。她愣愣地看了张姨半分钟,张姨也惊呆似的看着她。

“啊,啊……”余心的脑子有时候就转的很快,有时候就要宕机,比如这关键的时刻。

“啊阿姨好……”还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年多五十,孙子都快上学了的张姨顿时笑开了一朵花:“诶,你好。”

“……”

张姨笑的一脸慈祥。

天空一声巨响,她余心又成功冷场。

———————————————

是的,没错,今天又短小了。

嘤嘤嘤我的错……

我至今不知道作者的话能不能使qaq

单机第四天~

第26章:留宿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