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心跳

余心:“………”

于是,放学以后,刚刚“cp出道”的两人又回到了案发现场单杠处。

任江哼哼:“这怎么能叫案发现场?这可是我们在一起的地方,以后是要好好回忆的……”

余心白了他一眼,回忆个大头鬼。

不是余心说,任江他在体育上一定是非人哉,如果学校只考体育他应该已经保送名校了。

余心搓搓手,跳上去抓那根杆子──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没有很大,也就是她抓杆子需要蹦几下而任江只需要踮脚就行。

看任江做真的好容易,好像他都不需要缓的,抓上去腰一挺就上去了。

好吧很抽象,总而言之她是上不去。

她晃啊晃了一下,就那样掉下来了qaq

这就有点尴尬了。

任江轻笑一声,余心气不过,又试一次。

这一次上倒是上去了,就是……

“任江你他妈不要动不动就把我抱起来啊啊啊!”

这跟没做起来不是一样的吗?!又不是她自己做的啊!

还让他抱了?!

是她错了,任江这个精明鬼从来不干人事儿。

余心在半空中瞎蹦跶,任江在下面稳稳地举着她,死活不撒手。

余心扒拉着单杠把膝盖放上去。

卧槽,好高啊啊啊!!

十六年来从来没上去过的余心同学,后知后觉的不敢下去了。

任江抓着她的脚:“你别往上扒啊,你下来先!”

余心眼泪都快出来了:“我我我不敢啊这太他妈高了……”

任江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女孩子不要老说脏话。”

余心的智商时而断线,这时候却是门儿清:“呜呜你他妈快把我弄下去!!”

任江问她:“你不放手我怎么把你弄下来?!”

余心扒的更紧了,“你怎么不早说这东西这么高?!”

任江:“………”

这他妈也能赖他?!

余心继续赖:“你自己不觉得高,你要考虑到我的身高啊!”

好家伙他少说有一米八往上,她多说也在一米六五往下啊!

任江反复告诉自己不能和她计较,自己选的女朋友得自己撑着:“你先把膝盖放下来。”

余心颤巍巍地把膝盖往外挪了点,又赶紧缩回去:“不行我会摔死的……!!”

任江:“………不会,你放下来。”

余心扒的更紧:“我不!”

任江冷笑一声,彻底没辙:“那我放手了。”

余心直接吼破了音:“不行!!!”

“既然你这么主动,那我继续抱着?”

余心快被气死了,“你快点想想办法啊!”

任江觉得很冤:“你不放手我有什么办法?要么你把膝盖放下来要么把手松开,我肯定接住你!”

余心趴在杆子上像只猫似的:“呜呜呜我死定了摊上你这个不靠谱的……”

任江:“………”

靠。

任小少爷十九年来第一次深刻知道了自作自受的意思。

任江眯了眯眼,只能来强的了。

他猝不及防地抓着余心的小腿往下一拽,余心尖叫一声被迫被拽下来,吓得口不择言:

“啊啊啊啊任江我靠你大爷啊啊!!!”

拽下来虽然省事了,但坏处就是,注定不能正常落地。

所以余心整个人往任江借力处翻了半圈,头直接撞到任江胸口,撞的她脑门儿疼。

余心脑袋撞胸口,任江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去,给他撞的往后踉跄一步,差点撞翻。

任江一只手抓着余心的两只小腿,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腰,余心头还磕在人家胸口,呈现一个尴尬羞耻的……姿势。

任江在碰到胸口的那一瞬间就有感觉了。

余心瞬间脸红简直欲哭无泪,她不活了呜呜呜!!!

哦,该死的小心脏你争气一点,不要动不动就加速啊喂!!

任江喉结动了动,不自然地轻咳一声:“你听我说,这是个意外。”

余心吼他:“快把我放下来!!”

任江悻悻:“哦。”

余心揉了揉后脑勺,气哄哄地就跑去树底下拿书包。

任江先她一步走过去,把两只书包一起提起来。

余心转头就走,嘴里念念有词。

你拿,等我哪天往里面放两块砖,累不死你!!

任江倒是挺愉快的,跟在她后面一步顶她两步,任她走得多快都稳稳跟着。

余心在心里暗暗记账──下次她再跟任江练,她就是狗!!

一直走到家门口,余心掏钥匙,任江在她后面拿着她的包。

现在就余心一个人在家,任江变得更加猖狂,非得跟到她家门口不然不走。

余心先抓裤子口袋,抓了半天发现没有,又把衣服口袋全身上下拍了个遍……

“……完了,我钥匙没了。”

余心内心日了狗,今天是什么鬼日子?查一下黄历会不会看见上面写着:“不宜出门”?

余心仔细想了一下──百分之八十是在翻跟头的时候掉在操场上了。

她全顾着脸红完全忽略了。

艹。

任江自知这事他得负一半责任:“要不……去我家?”

目前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她身份证在家里连宾馆都开不了。

任江就把她带到隔壁的房子里去了。

余心很早就发现,任江不是每天都住在这里,他有另外的住处,两边五五开。

……不知怎的联想到古代皇帝去妃子寝宫,每天晚上到处晃。

好了越想越不那么纯洁了,她就只是钥匙没了而已,这事还不能全怪她。

嗯,跟她没什么关系。

余心的思绪进了门就断了,不为别的,这房子里实在……引人注目。

一楼全部刷的浅灰色,地上没铺地砖也没地板,就像也刷了一层油漆一样,颜色要比墙上深一点。

好……深沉。大佬就是不一样。

余心竟然感到了词穷。

这边和她家的房子面积和房型基本是一模一样的,但由于没什么家具显得空荡荡。

准确的说,除了一张桌子两个柜子两把椅子,什么都没有。

她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这房子这么大的。

厨房里倒是该有的都有。二楼三楼更惨,连椅子也没有了。

总结六个字:灰扑扑,空荡荡。

任江直接让余心进了他房间,从窗口可以看到她房间的窗帘。

任江的房间也遵从这种空荡荡的风格。他把两间房打通,面积大了一倍多但只放了一张桌椅一个柜子一张床。

真是……极简中的战斗机?

——————————

不是,这个作者有话说到底能不能用啊?

单机的两天jpg.

第24章:心跳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