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小插曲

中途的小插曲结束后,比赛继续进行下去。然而接下来一个选手一上台就延续了这个插曲。

同样的曲子《鬼火》,这没什么,在有含金量的比赛当中知名难曲的出现率一向高。

这个插曲的中心旋律简单而又粗暴──她也没有穿礼服。

这下评委肯定知道是后台出问题了。一个这样还可能是巧合,两个连号儿就没这么巧了吧。

她甚至比余心还要素,牛仔裤配白体恤。

她与余心擦肩而过,余心下场时似乎看到到她瞥了自己一眼。

充满愤恨的──瞥了一眼。

余心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听见琴声还在想,这人可能是跟这首曲过不去,看准了人把衣服毁了。

可是回到后台,她们都晋级准备决赛时,这个名叫高敏慧的女的又频频瞪她。

余心:???有毛病?!

时间追溯到两天前,竞赛出成绩那天。

楼梯口人山人海,温齐然和高敏慧夹杂在人海中低着头缓慢地移动。

———当然抬头也只能看见一堆人脑袋。

终于挤下一层,温齐然一抬眼就看到了她刚被保送的哥哥.......

拉住了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余心。

真是见鬼。

她们目的不一地站在那里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温齐然还上去说了几句话。

等到温齐然和高敏慧再次回到人海中,已经各怀心事。

温齐然觉得或许是因为这该死的热天,让整个世界都变得聒噪起来──

她那优秀的哥哥保送了梦寐以求……准确的说是妈妈梦寐以求的学府,温太太终于安静了几天。余心年纪轻轻也在竞赛里拿了奖,要是让温太太知道她又被人......被余心比了下去,肯定又要破口大骂。

——-本就处处踩她一脚,让她在学校里毫无风头的余心,却是处处顺遂。

考试又考了第一,连任江都每天追着她跑……现在连温齐钰也要站在她那一边了吗.......

她不知怎的想起了余随,那样细心又阳光的大哥哥,也是余心的。什么都是余心的。

老师的夸赞,其他人艳羡的目光。除了这次竞赛,还有以前的舞蹈比赛,校庆晚会……还有最近的钢琴比赛,听高敏慧说,蒋曦导师十分欣赏她,多次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对,钢琴比赛。

她眸中一道亮光闪过,碰了碰与她手挽着手,还没从刚刚遇见温齐钰的震惊中缓过味来的高敏慧:

“你参加的那个钢琴比赛,决赛就在这周末对不对……?”

-

-

学校里的女生多半分为三类:迷恋任江的,比如温齐然。

喜欢温齐钰的,比如高敏慧。

以及两个都爱的。

学校的男生也分为三类:追求校花余心的,比如高调校霸任江,比如学霸温齐钰。

还有喜欢温齐然的。

以及两个都爱的。

所以高敏慧为爱发电,铤而走险,以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一狠心剪了余心的礼服。为了防止别人怀疑,再一咬牙,把自己的也剪了。

余心认识温齐然,但并不认识高敏慧。安心看完监控回来,脸都黑了。

“没查到?”意料之中。余心一边问一边换上细跟鞋和刚买回来的新礼服。

“现在的小孩真的一点素质都没有,几个人围在一起,根本不能算是证据。”

余心点点头,若有所思。

最终决赛比完,已经是晚上。她第三名,第二第一分别是两个备考音乐学院,来冲加分项的艺术生。

余笙笙第五,高敏慧第九。

结束之后余心又去看了一遍监控。果然如安心所说,即使可以排除掉大部分人,但压根没有证据。

连着几天,余心都没再提这件事。

蒋曦因为第二天要赶回去签合同,下午的飞机就走了。这事就这么安静下来。

温齐钰再一次找到了余心。是因为这几天温家都在极力给他提前举办升学宴,庆祝保送。

他看了看跟在余心身后,眼神不友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跟他干架的任江,酌情之下给了余心一张邀请函,没多说就走了。

余心看着任江,手里还拿着仿佛烫手的信纸,一时无言。

温家设宴,余家作为江安市商圈新锐——尽管她爸并没有想做大的意思,也肯定会参加的。

所以她爸余安也已经收到邀请函了。

那么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温齐钰强调让她参加就好了,不必再特意给一封了呀。

沈一清像个花蝴蝶似的咋咋呼呼地扑楞过来,一针见血。

“这你都不知道?”她指了指不远处的任江,“任家肯定不会特意跑去参加一个小喽喽的宴会,但是你去了任江就肯定会去。”

余心沉默。感情她是个鱼饵?钓任江这个24k太子爷??

沈一清再接再厉:“这就叫愿者上钩呗!任江去了不就代表任家去了,肯定再招去一波想搭上任家的商户。升学宴升学宴,不就他妈的找个理由坑钱呗。”

余心:“……知道不要说出来啊喂!”

沈一清是官家女,不在意这些。她坐看一堆商圈八卦,好不乐呵。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温齐然不是在追任江吗,她......”

余心打断她:“等等,你说谁?”我怎么不知道??

沈一清一脸嫌弃:“全校估计就你不知道。我跟你说,你得看好你男人,盯着他的多着呢……”

余心又一次打断,咬牙切齿道:“他、不、是、我、男、人!”

沈一清摆手:“哎啊都一样一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注意着啊!”

余心:“……”一样你大爷啊。

林子滔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手里还提着一瓶奶盖怒气冲冲地插入话题:“沈一清你这个婆娘死哪里去了?!”

沈一清梗着脖子叫:“我怎么了?我这不是看见姐们儿过来唠两句吗……”

余心惊呆了,送奶茶是个什么梗吗?啊呸,他们俩这是什么时候好上了?

察觉到余心八卦的目光,沈一清和林子滔异口同声:“我可没跟这个婆娘好上。”

“老娘看得上他?!做梦!”

林子滔:“........”

沈一清:“……?!”

余心:“……”看起来好得不行样。

沈一清捕捉到余心热切的眼神差点抓狂。

天地好轮回,散播八卦多年的沈一清也有朝一日终是成为了被八卦对象。

第16章:小插曲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