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决赛

数学竞赛圆满结束后,紧接着就是钢琴比赛的复赛和决赛。

晚上余家为数学竞赛庆祝了一番,余随也马上要回B市。

饭桌上余妈也提到了竞赛生的问题:“余心,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要不要走竞赛路?”

“我正常高考就好了。”余心咬了一口糖醋排骨,“不想考数学系。”

“那你想考什么专业?还有那天蒋老师说的艺术系怎么样?我觉得也挺不错的。”余妈可担心了,她儿子当初就是没考虑好,走了不少弯路,“你可得好好打算啊。”

“妈我知道,现在转艺术路风险也太大了,我想实在不行以后就选个王牌专业,什么金融啊计算机,都还可以的。”

余安给余妈盛了碗汤,“行了,现在才高一,还早呢。”

他话锋一转:“说起来余随,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才回来几天就要回学校了?”

“啊,过几天回去。”一直默默吃饭的余随抬起头来,“王导演最近要拍新作品了,我过去跟组学习。”

余随作为一个数学系准研究生,天天想着做导演或者职业摄影师。

“你别光顾着拍照了,”安心忧心忡忡地,“什么时候啊找个女朋友回来,你都快大学毕业了!”

余随提醒自家老妈:“你儿子才二十一!”

“二十一怎么了?”安心把筷子放下,严肃起来,“你看看你朋友,就那个以前住咱家对门的,十七岁就知道哄小姑娘欢心了!看看现在,人就比你大一岁媳妇都领回家了!”

“妈,人家那是早恋,哪有你这么算的?”余随反驳道,“那要按你的话说,那余心都能找男友了。”

“诶,”余安第一个跳出来,“你别带坏你妹啊,她还小呢!”

他转头对余心强调:“你别听你哥的啊,现在外面的坏男生那么多,我们心心这么优秀,肯定有不少狼崽子喜欢。要好好保护自己!

最好这辈子都不要便宜外面的臭小子了,大不了爸养你一辈子!”

余心:……突然想起了住在隔壁的某个臭小子。

安心也赞同这个说法:“你爸说的对,我一想到以后你万一带回来一个,哪哪儿都配不上你的,哎哟那我不得气死!哎我现在都想去拿扫帚我……”

余随:“......."他错了,他就不该多嘴。

余心:“……”完了她估计是要嫁不出去了。

“爸妈,那你们对儿媳妇有啥要求啊?”余随也意识到老余家传宗接代的任务估计还得他来,再次多嘴一问。

余爸给余心和余妈各夹了一筷子菜。安心顺了顺气,字正腔圆道:

“我对你要求不高,太好的你八成也找不到。温柔点有个体面工作就行。”

余随:“……”

钢琴比赛的复赛毫无疑问的通过后,决赛时候却出了问题。

余心回到试衣间时才发现,她的礼服被人剪烂了,偏偏她还是七号上场的。

礼服的袋子就放在统一的角落里,选手的东西都丢在这里,是谁干的压根儿就调不出来。

安心本就是暴脾气,这回现场炸毛了。“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缺德呢,我去……”

余心赶紧阻止她继续爆粗“妈,现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办吧。这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

新买的礼服,她还一次都没穿过呢。QAQ

现在比赛已经开始了,再有大概二十分钟就轮到余心。

因为原本服装就在最后一步换,所以现在才发现根本来不及挽回了。

“现在回去拿或者跑出去买肯定是来不及了,偏偏你哥又不在家……”安心急的来回走动,

现在三号选手已经上台了。

余心皱着眉头,最终下定决心,把刚刚盘好的头发拆开。又拿着卸妆水和餐巾纸把脸上的舞台妆擦干净。

她一开始初赛就展露锋芒,现在是评分排名前三,风头太旺。

失策了。

-

随着六号下台的掌声,七号余心硬着头皮上场。

她忽然想起小时候第一次上台演出时候的心情。紧张的还差点在下台的时候摔了个狗吃屎。

她上场的时候没有妆容,穿着平时的白体恤阔腿裤和小白鞋,半长的头发散落在肩头。

整个一个字,素。

余心站定在舞台中央,她习惯了在舞台上的表现,落落大方毫无破绽。

哪怕现在也是。没有过长的自我介绍,简单大方。可似乎为了验证气质的实效,再素的装扮也挡不住她挺直的腰杆和无可挑剔的笑容。

优雅、美丽……甚至高贵。

台下窃窃私语,虽然被表演者的自信所感染,但评委们还是微微皱了皱眉。只有任江毫不在意,依然专注地看着台上的女孩。

没有人规定参加比赛一定要穿礼服,但是大型比赛着实没有过穿便服参赛的选手。一般这样做会影响第一印象,甚至直接直接拉低总成绩。

只见余心微微欠身,恍若无闻,演奏正式开始。

同样是李斯特的《鬼火》,对技巧要求极高。

最朴素的装扮,弹最强烈的曲子,随着余心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与熟练度,竟毫无违和感。

半缕柔发随着弹奏滑落到脸庞,尽是温柔。如果此时忽略掉烈,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吧?

《鬼火》是一首很强势的曲子,余心手臂抬抬落落,将这强势发挥到极致。毫不犹豫,自信张扬。

-

一曲终了,一直到余心毫不留恋地起身谢幕,笑容恬静优雅的好像她正穿着全世界最耀眼的礼服在做全宇宙最美好的事。

掌声雷动,一个评委问余心:“你为什么不像其他选手一样穿正装,连妆也不化呢?看你的表现也明显不是第一次参赛,知道这样很可能会影响成绩。”这算是再给余心解释的机会了。

一般每个选手分配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像这样就算是评委的额外考察。

余心反应很快,语调平静:“钢琴本身高贵,发生一点意外不是失败的理由,这不是选美比赛,在这个舞台赛的是琴技。”

几乎算得上是口出狂言的同时,余心手心是一层密密的汗。

“这就是我没有额外加分项的,纯实力的结果。如果不行,我也不会后悔。”

“谢谢王导师给我发言的机会。”余心微笑着鞠躬,下场。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几个评委讨论了一下,在后台记了分。

蒋曦特意看了看总分,无奈地笑了笑:

余心,实力果然很强啊。

一看就是任性,这么明显的给她解释的机会,也由着她乱来。

蒋曦感慨万千,继而又投入了自己抢学生的事业当中。

“余心,你这次考虑的怎么样了?”

余心看着满脸笑容的蒋曦:“……”作为圈子里的权威前辈这么坚持不懈真的好吗……

第15章:决赛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