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流水无情

任少爷哄人的方式非常简单粗暴。

他用一周的奶茶和两个千层蛋糕买通了内部人员沈一清和周可馨同志。使她们对着余心灌输大男子主义思想:

“余心啊,你看任大佬他除了脾气躁点儿,那真没啥说的。这样的男人哪里找,还不赶紧下手早!”

余心:“……”她是一不小心陷入了什么神奇的传销组织??

“就是,就他那颜值,我还能舔两百年!”沈颜狗发言。

余心怒:“你俩就为了一点儿利益脱离了组织?!你俩行你俩上啊?!!”

“所以他到底怎么你了?”周可馨实在想不到,余心她看到这么多好吃的是如何做到不原谅的?!

周·吃货·可馨表示不服。食物是神圣的,怎能遭此亵渎!

-

千层蛋糕吃完了,余心连续两天没理他后……跟着学校去邻市比赛了。

郑杰、林子滔等一群人在“K·H”酒吧开了个局。罗启良低声问他:

“任哥还没追到咱校花呢?”不应该啊,看他那追的高调,半个学校的女生都快被他圈粉了。

郑杰看了他一眼:“你没看任哥烦躁着吗,要是追上了会有时间来这?”肯定抱着小美人窝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了。

任江坐在一边,嘴里叼着烟又不点燃。

一个人好心凑上去:“任哥,要火吗?”

任江看了他一眼,把烟扔了:“我戒烟。”他起身道:“我出去透个气。”

罗启良望了望门口,幸灾乐祸地搓了搓手:“你们猜任哥还能栽多久?我赌两个月!”

难得遇到个能让任江一栽不起的女人,以往都是姑娘追着他跑。

众人皆知任家少爷混,什么都玩脾气还躁。怎么看,也不是个痴情种。

郑杰:“顶多一学期。”

林子滔摇摇头:“估计得一年!”

初恋,还是校花嘛,都追这么久了,肯定是要谈久点。

温齐然在一边默默地听着,推开门走出去,一眼就看见任江站在马路边上。

她站到他边上,壮着胆子问他:“你很喜欢余心?”

学校里的传言半真半假,他们一群一起玩的都知道,他远比传闻要疯狂。发病时可以说是六亲不认。

任江没回,亦没有看她一眼。

“你想看余心跳芭蕾舞的样子吗?”温齐然再接再厉。“我可以把照片发给你。”

任江转过头看着她,眼里只有冷漠。“我为什么要从你手里拿我未来女朋友的照片?”

温齐然对任江的意思,周围人都心知肚明。任江知道,但温齐然没挑明,他也只是冷暴力处理。

现在有了余心,温齐然显然感受到了危机。

“任江,你知道我对你有意思。我自知不比余心差。”

任江冷笑一声,眼里没有一点动容:“你也知道我对你没意思。”

温齐然的外貌十分出色,温家的产业也是南方一大巨头。在家世比起来,余心确实比不上。

但若要和任江这个任氏太子爷比,温家也一样不够看。

这两年温家逐渐没落,重新崛起的竞争对手如过江之卿,温齐然自任江来到江安市起就一直追在后面跑,为了什么各自都懂。

任江最后劝告她一句:“你别想了,追一个不爱你的人,小心引火上身。”

温齐然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不甘如此,话音中已经带着点哭腔:

“任江,你也死命追一个不爱你的余心,总有一天你也会后悔。”

任江脚下一顿,强压住想要打人的冲动,还是开车走了。

-

一路超速行驶上高速,他呼吸越来越急促,往口袋里摸了一下,才发现没带药。

任江只觉得浑身胀痛,所有滚烫的血液都好像往脑门上冲。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微微发抖。眼前似乎都蒙了一层血色,看不真切。

这个时间段去邻市的车很少,这辆保时捷充分发挥了作为跑车的性能,被飙的好像要飞起来。

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任江只能靠痛觉强迫自己冷静。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手臂上一块儿已经被他反复咬得血肉模糊。

他似乎这时候才想起世界上还有手机这种伟大的发明,他打过去问林子滔余心考试的位置。

林子滔还在灯红酒绿万花丛中浪呢,猝不及防接到电话后又问了沈一清,给他把消息要来了。

任江直奔考场,医院都没顾得去。一抬头就看到余心背着书包,低头往前走。

任江把车停在路边,跑上去从后面把余心抱住。箍得很紧,生怕她推开他。

余心愣了一下,刚想挣扎就听到熟悉的嗓音颤抖着,在她耳边低声:“你别动,让我抱一下。”

他不由分说地把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少女淡淡的体香让他全身都酥了,发病时的情绪慢慢像潮水般褪去。好像要溺死在这恬香里。

温热的气息挠得余心僵了一下,心下震惊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任江明显不对劲,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还有血淋淋的手臂。她吓懵了两秒后理智回笼,拽起他就问,语气很急:

“你手怎么回事?!”

这他妈是刚从哪个江湖场上干完一架还是怎的?

没等任江回答,她就抓住他另一只手:“走,我带你去医院!!”

任江看着牵住自己的那只手,手指纤长,小一号的手掌轻易能被他整个握住。

余心站在路边打算打车,任江在旁边看着她的手说:“我车在边上,开车去。”

余心都快被他气笑了:“你的手都这样了还敢开车?你不会是就这样开过来的吧?!”

还是你特么的打算顺路碰个瓷儿?

“·······”

一路到医院,那个出租车司机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他们。

余心:“……”不知道是被误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余心挂急诊时任江先背着她自己去买了一盒注射型镇定剂打了一支。等轮到他的时候,有些流下来的血都干在了皮肤上,看起来更加吓人了。

医生放下听诊器和手上的笔,面色凝重地问他:“你这是怎么弄的?”

任江信口胡掐:“刀划到的。”

医生:“……那你对自己挺狠啊,肉都快给你搅烂了。等会先去二楼缝针。”

他还有点纳闷:“你确定这不是被狗咬了?”医生正色直言:“如果是被咬了,一定不要瞒着,要及时去打疫苗。”

任江:“……!”你找死?

余心赶紧拿了单子谢了医生,拽着人走了。

缝针的时候余心跟任江商量:“我先下去拿药,等会上来找你。”

任江反抓着她的手,又变回了霸道属性,“不行。”

余心默了一下,转过头不再看他:“那你缝吧,我晕针。”

任江顿了一下,但还是不肯放人,就这么抓着她。

护士看着余心调侃了一句:“这是你男朋友啊?俊男靓女的。”

余心耳尖红红,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我们是同学。”她为了证明一下想挣脱开手,但没有成功。

护士一脸“我懂我懂”的姨母笑容。

余心:“……”

任江笑得春风得意。

-

任江一路跟着她回到了学校统一安排的酒店。手臂上的伤口被绷带缠了起来,给本就锐利的少年又添了几分凶戾。

走到楼下,少年突然停下脚步,问她:“你上次买的香水,怎么没用?”

余心急着上楼,耽误了一个多小时,马上就要开始晚上的集训了。“给我堂妹了。”

然后她看见任江牵住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很好的小袋子。

里面是一小瓶浅雾色的液体,是那天那瓶牛奶味的香水。精致小巧的香水瓶在酒店的灯光下一闪一闪。

余心摇了摇头,把袋子递了回去。她知道自己不会和任江在一起。

“我不喜欢你。”她又重复了一次,“早餐也是,你不要再送了。我还不起。”

既然明知不可能,自不能给他回转的余地,余心知道这一点。

第13章:流水无情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