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钢琴比赛

余心正在后台化妆。

堂妹余笙笙也参加了比赛。所以下面不仅有爸爸和余随,还有小叔,堂哥前阵子回B市去了。

妈妈和婶婶正拿着一大堆化妆品往各自的女儿脸上画。

一边画还一边闲聊:

“你家余随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哟,早点安家才是真!”

“谁知道呢,哎,街口的王奶奶的老伴前天晚上去了!”

“啊?没听说啊,怎么回事啊……”

………

余心脑子里在背谱子,听见余笙笙悄悄对她说:

“我刚刚在舞台下看见那天饭店里那个男生了。你真不认识他?”余笙笙不大放心。

余心愣了一下,“他是我同桌。”

余笙笙瞪大眼睛,甚是不满:“你怎么不早说?”

余心没再搭理她,也没注意到她眼里的艳羡和不甘。

余笙笙在七中十班,知道余心是校花,也听说过任江的凶名,但没见过任江本人。

只知道他俩成了同桌,那个长得很帅的小混混还在追余心。

原来就是他。

余笙笙不自然地咬了咬下唇。

她又问:“你这次打算弹什么曲子啊?”

“李斯特的《钟》。”余心不在意地说。

余笙笙吃了一惊:“你怎么初赛就弹这么难的曲子?”

“难的曲子很多,特别有名的就那么几首。”她在想着抽签的问题,“后面复赛、决赛的时候这首曲子估计会出现好几次。不如第一个弹,与其他人拉开差距,直接晋级。”

晋级分为几种,表现特别突出的,评委打分达到一定高度可以直接晋级。剩下的由观众投票,前一百名制晋级。

当然,直接晋级的也包括在一百名里。

现场大约有几百个人,初赛要比三天,复赛再筛掉六十个人,留下四十个晋级决赛,竞争很激烈。

*

化好妆后两人一起去抽签。今天比八十个人,抽签制。

这种时候往往太靠前的就不大好。

余心抽了个十六号,余笙笙七十一号。

什么鬼运气。

蒋女士看见他的宝贝儿子,一进来就坐在最前排睡觉。

再看看边上与女孩子相谈甚欢的林子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突然忧伤地想起来,他儿子初中时候把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推翻在地上这件事。

完,他们老任家不会就要绝后了吧?QAQ

等主持人报到第十五号的时候,她分明察觉到就坐在舞台下面,离她大概就一米远的任江突然坐起来。

她看向舞台,是个小学组的小男生:“……”

好的吧。

-

余心穿了一件火红色的长裙礼服。半长不短的头发被高高绾起,舞台妆画的眼影在灯光下亮亮的。

精心打扮过的少女更加美丽,不同于平日里含苞欲放的青涩,似一朵傲然娇艳的玫瑰花。

任江心跳漏了一拍,随即扑通扑通的狂跳,每一下都那样清晰。

一下一下地告诉他:任江,你真栽了。

栽的彻彻底底,再也不想爬起来。

他分明看见余心与他对视了。在自我介绍的时候,短短一撇,便转身坐到琴前。

他看着她弹琴时的姿态,优雅又恣意,红裙衬的她皮肤更白。他听见场下人的赞叹和惊艳,眼里却什么也不顾,只有一人。

全场最受瞩目的那个人。

琴声戛然而止,台下掌声雷动。蒋曦和其他三人交流了一下,直接给了晋级。

余心笑眼弯弯,提裙谢幕。

落落大方,毫不怯场。

蒋曦眼下惊艳,上午结束后在后台找到了她,问她有没有走艺术路的意向。

这个女孩她有印象,去年在北京,任家投资的一个舞蹈比赛也是她夺得桂冠。当时就有老师想去挖的好苗子。

余心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谢谢蒋老师,我只是业余爱好者,没有这个意向。抱歉。”

蒋曦摆了摆手,只是有点惋惜,“你要是反悔了,可以再来找我。”

余心再次道了谢,回到观众席找到家人,跟他们说了一声就和沈一清和周可馨一起出去吃饭了。

她们还打算下午去逛街,反正余心已经比完了,晚上才看结果。

天不遂人愿,后面还跟来了任江和林子滔。

周可馨往后看了好几眼,“我是不是应该走开给他俩挪位?”搞得她怪没眼力见儿的。

“没事儿。”余心和沈一清一左一右,三个姐妹手拉手。“让他们跟。能一直跟着也算他们本事!”

跟在后面的林子滔点了根烟,“我发现周可馨才是人生赢家啊。”

“呵。”任江冷笑一声。喉结动了动,摸了摸烟盒。

林子滔:“……”

于是两个男的跟着三个姑娘,逛遍了附近商场的三层楼,眼看她们打算意犹未尽地再逛一遍,林子滔疑惑了:

“女人逛街难道不累的吗?!”

逛到现在啥也没买,奶茶炸鸡拎了一堆。

任小少爷高冷着,不答。

女孩们最终停在一个香水柜台前,之前她们就在这里停留了不下二十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店员还在喋喋不休地介绍。

余心在牛奶味和清竹味之间摇摆不定。

沈一清和周可馨各自争论。

最后拿了清竹味。三个人人手一瓶,凑满一千搞活动。

林子滔这回学聪明了,没吱声。

谁知等她们走了,任江走到柜台前:“刚那个女生看得哪几瓶?”

任江把那牛奶味的买走了。

林子滔被他的骚操作震惊的五体投地。

不愧是老大!!不愧是要追校花的男人!!

-

余心本身很受欢迎,但任江以霸道的行径提前宣布了主权,惊退了不少人。现在学校的论坛里有好多讨论他俩的贴吧。

校花校霸,大家自知比不过。

然而林子滔显然低估了某人不要脸的本事。

他!居然!好意思!跑到服装店里去!买余心的同款衬衫!!!

虽然那衬衫是男女通款,但你没看见她们三个买的是要当闺、蜜、装、穿吗?!

于是林子滔震惊完以后,也整了整衣服进去买了一件。

周可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衣服,吸了吸鼻子:“说好的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呢?!”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儿?

她指着余心和沈一清,“叛徒,都是叛徒!我现在去退衣服还来得及吗呜呜!”

为了弥补周可馨,三个人重新买了三条裙子。

走出店门还特意看了后面两人一眼:买,买!有本事你俩再买个同款!

沈一清还笑着说:“他要是敢穿,我第二天就跟他在一起。”

余心提出问题:“为什么要等第二天?”

“因为我要先笑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了的林子滔:“……”草。

第11章:钢琴比赛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