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余·游戏菜鸡·心

开发商一开始估计是想造双拼别墅。两边房子窗户之间只隔着两米多的距离。前面各有一大块院子。

她赶紧拉开窗户喊道:“任江,你干嘛呢?你快点下来别摔了!!”

这人要不要命了,坐在窗台上,感觉身体稍微往前倾一点就要掉下来了。

“关心我啊?”偏偏他还不当回事。

余心快被他气死了。骚,骚不死他!

眼看余心打算把窗户关上,任江意识到她似乎生气了,就转个身跳回屋里去,“你别生气啊……”

余心哗的一下把窗户关了,顺便把窗帘也拉上了。

她刚打算拿衣服洗澡,就听她手机响了。

……有完没完了还?

果然,她接起来就听见少年沙哑的嗓音:“你生气了?”

听得出来他挺开心的。

余心抓重点:“你是怎么弄到我手机号的?”

“在班表上找到的。”

开学的时候徐佳让每个人都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制成了一张表。

而那张表在班长周子航那里。

周、子、航!我记住你了!余心愤愤地想。

任江有时还是会抽烟,但次数明显变少了,而且也会躲开余心。

他含笑着说:“别生气了,把窗帘拉开?”

光听声音,的确是一个很棒的体验。这烟酒嗓真的绝了。

“我要去洗澡了。”余心说完,等着他挂电话。

一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余心果断地掐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任江失笑。

小姑娘,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任江躺在床上,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突然一翻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素描本。

本子上有一个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穿着素白的裙子。栩栩如生。

他低笑一声,过了许久,有感应似的看向对面。

他特意把房间放到她对面,一睁眼就能看到她。

余心的窗帘是薄薄的两层白纱,隐隐能看到少女的影子。

任江看着那影子一点点靠近,然后窗帘拉开一点点,露出少女娇美的面容。

刚洗完澡的余心脸上带着一丝粉晕,皮肤格外的白,穿着藕粉色的睡裙。

任江呼吸顿了一瞬,随即就有了反应。

余心见他居然还看着她,又把窗帘拉了个严实。

任江收回目光,手腕遮住眼睛,感到浑身燥热。喉结动了动。

“操……”

又过了一会,他手机响了响,余心发来一条短信:

“早点睡。”

随机,任江就看着对面熄了灯,再没有了少女的影子。

*

后半夜。

余心起床喝水,转头一看,对面还没关灯。

她打着哈欠倒了水,回到房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条短信给他。

“这么晚还不睡?”

那边没回,余心关了灯,迷糊中便又睡着了。

任江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打游戏,看到余心发的消息愣了一下,看向对面。

她又关了灯。他又没看见她。

手机上的信息提醒已经消去,任江怔看着那条信息。

许久他顿坐起来,叼了根烟在嘴里却不点燃,夜色下竟显得阴郁。他在房间里唯一的柜子里翻了翻,找出一瓶安眠药。

*

余心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问任江:“你在搞什么鬼?”

“搬个家啊。”任江故作无辜:

“人,都是得寸进尺的。”

余心愣了两秒。

她看着她手边的三明治。

是哦,人,都是得寸进尺的。

“余心,有人找!”沈一清在窗户边上吼道,等余心走过去时听见她碰碰她的手说:“帅哥哦。”

余心:“……”这孩子没救了。

走出去一看真的是个帅哥。哦不,大帅比啊!

大帅比做了个自我介绍,似乎还有点紧张:“同学你好,我是学生会主席,温齐钰。请问你又没有兴趣加入学生会?”

温齐钰,这名字真熟悉。

余心不大喜欢麻烦事儿,刚想着要怎样委婉地拒绝。

帅哥嘛,面前要保持的得体一点。

“她没兴趣。”任江靠在窗户上冷冷地说。

余心突然想起一个八十年代的广告词:怎么哪儿都有你?

染回黑发的任江少年感更强,看起来戾气也更重。整个人都冷冷的、带着凌厉样子。

温齐钰看着余心,“你自己决定就好,想好了给我个答复。”然后笑了笑,走了。

任江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挑衅。冷漠地斜睨着他走远,冷笑一声。

装什么温润。

然后他一转头,就听见余心趴在沈一清桌子上,说得津津乐道:

“你别说,长得真的帅。”

“那可不,高三校草封神榜!他是温齐然的哥哥呢!”沈八卦给她科普信息。

“话说他特地跑到高一来,就为了跟你说句话,有情况哦……”

任江沉着脸踢了一下桌子,余心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

“哪儿啊,你看谁都有情况。我就说他名字那么耳熟……”

“余、心!”耳边传来任江压抑着怒火的声音。

余心咽了咽口水,跟沈一清对视了一眼,坐了回去。

-

任小公子肉眼可见的不爽。臭着一张脸和队友排位。

直到余心听到队友崩溃的声音传出麦:“兄弟你看清楚啊你狙的是队友啊!!我真nm谢谢你枪法这么好啊……”

任江面无表情地补了一枪,最后一个队友爆头。

余心:“……”

她转头看着他,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黑笔:“任江。”

“嗯?”任江立马转过头来,带着些鼻音,余心竟然听出了几分乖巧。

她可一定得去挂个耳科。

余心以为他这回不会搭理自己,看着他似乎……带着期待的目光,她突然卡了壳:

“……没,就、叫叫你。你……游戏打得很好?”

任江目光暗了暗,应了一声:

“嗯。”他不想结束这场对话,“我带你?”

“啊……行啊。”余心挠了挠头。

一场尬聊至此,任江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他本不觉得余心会答应。

他把林子滔和郑杰拉进战队凑满四个人,开了一局普通赛。

林子滔和郑杰不知道是余心,以为是电脑配的人,开着语音就骂。

“‘心心不是星’你他妈的往哪跑啊?!”

“这怕不是敌方派来的间谍吧我去。”

“别别别……哎啊姑奶奶你不会就别刚枪啊脑残吧……”

任江操作着,对着他俩一人一个子弹,世界和平。

可惜现实中并不怎么安宁,林子滔跑到前面来一脸懵:“江哥,你打我干嘛啊?”

任江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专心致志地带着余心躺赢。

林子滔看到余心,惊了:“原来好学生也会打游戏……??”

余·菜鸡·心:“……呵呵。”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QAQ

余心把手机往桌上一扔,长叹一口气:“我是不是太菜了?”

林子滔心里疯狂点头,实际安静如鸡。

任江用凉飕飕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转头安慰余心:“ 不会,他一开始比你还菜,就是比较不文明。”

林·不文明·子滔:江哥你良心不痛?

余心听完一边拿出她的习题册,一边开心的说:“其实没什么关系,这还是我第一次赢呢。”之前不管队友是谁,游戏是什么,全都被她整队拖死。“我哥还说谁再跟我打游戏,他把名字改成余大花呢。”

想到这事余心开心的仿佛要飞起,“让他每次不带我玩。”

林子滔默默地对比了一下余心那个技术:……令兄谦虚了,你这水平估计国服都不敢玩。

出口却是义正严辞:“你哥怎么能这么说你呢?”

任江又把他的目光从余心转移到林子滔身上,“你很闲?”不闲就赶紧滚回去,还待在这干嘛?

林子滔感觉收到了亿点暴击。

第9章:余·游戏菜鸡·心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