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排练

校庆审核班级合唱先来,小节目最后审。

可惜他们班的《勇气》才开始第一句:

“我爱你……”

“停!!!不过!”校长大人亲自砍了他们的节目。

《有点甜》差一点点也被砍了,如果不是他们班节目实在少的可怜的话。

一下台,周子航这个傻冒还傻乎乎的问,“奇怪了徐总哪去了?说好的在台下看我们呢?”

余心白了他一眼:“被校长叫去谈话了呗。”

真的,徐总,我们对不起你。

余心和沈一清的合奏曲是一个练习曲,不流行难度也不大,还有诗朗诵,这类中规中矩的节目很容易过。

跳舞的有二十多个人,有独舞有双人舞。全部被安排在最后。

余心并不担心这个,她跳舞奖杯都捧了几个了,这种表演完全no problem。

砍了五个服装过于敏感的,其他基本全过了。

其中最压艳的就是余心和二班一个叫温齐然的女生跳的芭蕾。

余心和温齐然之前就认识,在一次舞蹈比赛上,她第一,温齐然第二。

只不过余心跳的是街舞。

她们跳完之后下面学生起哄声最大,尤其是余心,毕竟是校花。

沈一清在下面惊呆了都,在她看来,余心是学神。

学神和女神无缝衔接,沈一清表示有被打击到:)

呜呜呜女神跳舞怎么可以这么美这么牛叉QAQ。

回去之后徐佳怒气冲冲,“你们!花了那么多钱结果呢?!我说什么来着要过审啊过审!我快被教导主任骂成狗了!!!”

一群人刚刚还在闹腾,此刻安静如鸡。谁也没有注意到为什么徐佳被校长叫走,最终被教导主任骂成了狗。

徐佳顺了顺气,“你们用班费买的衣服到了,后面的都给我下去拿!下次再也不给你们整了真是。”

周子航低着头带着几个人下去了,徐佳坐在讲台上翻他们的考试成绩。

翻着翻着她突然走到门口看了眼门牌。

“没错啊,”她边走边说,“这是实验班吧?是不是哪个混球把我的重点班调包儿了?”

她颇为嫌弃地看了我们一眼,随后连连摇头:“就你们这个成绩……”

她得出结论:“干啥啥不行,花钱第一名!”

全班压抑的气氛终是被徐佳终结了,又东倒西歪地笑起来。

徐佳还是很可爱的。

虽然他们班这次语文平均分才第七名。

她们班的衣服挺特别,周子航想在别的班中脱颖而出,于是想破了脑袋最终决定在原定的衬衫上加上每个人的名字和外号。

比如,余心的是女神

沈一清的是话痨

方博文学霸。

的确脱颖而出,毕竟土出了新高度。特别二。

最二的是,周子航这个直男在自己的衣服上印了个:班草。

周可馨:“不要脸。”

沈一清:“无耻。”

就连余心也表示:“……你离我们远一点,千万别跟人说你是十七班的。”拉低半级形象。

直男感到淡淡的忧伤。

平时和周子航打球的好哥们李昱舟和杨锐对视一眼,嘿嘿地从桌肚里单独拿出一个快递。

“不会让你丢人啊航子,说好的女装呢哈哈哈哈。”

“卧槽不是吧?”周子航眼皮一跳,“你们认真的吗?”

“废话。”李昱舟暴力地撕开包装,“哥特风洛丽塔,让你成为整个校最亮的崽。”

杨锐补充:“是让你成为最美的花。”

“靠,”周子航发现大事不妙,出门就跑,边跑边吼:“你们这群畜生!”

这时徐佳来了,“吵什么呢吵吵嚷嚷的。把我的那件拿过来我看看!”

大合唱要求全班人员上场,班主任也要上台,所以徐佳也有一件。

文艺风的衬衫短裙,后面用个性字体写着:神的领导人:徐佳

徐佳:“………”

本来要出去抓周子航的杨锐不动了。

“看什么看,”徐佳指着门外,“快追啊!”

“好嘞!”杨锐和李昱舟抱着那件黑红色的裙子就笑着奔了出去。

过了一会李昱舟又跑回来问,“你们谁有苹果啊橙子啥的?”

整个班哄堂大笑。

连原本打游戏的林子滔都抬起头:“小爷给你买两个西瓜要不要啊?”

“哈哈哈哈哈神他妈西瓜。”沈一清笑得像个东北糙汉子,边拍腿边摇头。

这一点得到了沈爷爷的真传。

等周子航被拖回教室的时候,还在走廊上就听见他嚎丧似的:

“啊──你们这群畜生卧槽,是不是人──啊──放开我!杀人啊!放火了!!”

隔壁十六班同学:“……”

他们班:“……”

没眼看。

太丢人了。

但是他们的眼光没错,周子航真的太!适合!女!装了!

全班沸腾,几个人带头鼓掌。

“班长牛批!”

“航妹妹好颜色!”

一米八的黑小伙,穿着暗黑系小裙子真的不要太打眼。

卖家还很贴心地送了头饰。

“我赞助你一顶假发!”周可馨难得也吼了一嗓子。

余心似乎看见周子航脸红了一瞬。

教导主任的出现不仅吓死了同学们,连徐佳都懵了两秒。

“你们在干什么?!!”教导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大爷,被七中学长学姐们口口相传,四十岁的年纪,五十岁的头发,六十岁的脾气。

三种缺一不可的元素汇集成为七中庞大师资的领头人。

“整个年级就你们班最吵,你看哪个班不在安分上自习!啊?!还实验班呢,不如隔壁十六班安分!!”

他突然把目光移向周子航。

周子航心碎欲绝。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学校不可以穿奇装异服你知道吗?!啊?叫什么名字啊?”有点眼熟又有点不熟。

“周……”周子航掐着嗓子。

沈一清赶紧吼道:“老老师他叫周倾倾!”

“对对对周倾倾!”杨锐和李昱舟点头如捣蒜。

“………徐佳你跟我过来。”教导主任刘老师安静了两秒,叹着气将徐佳叫了出去。

脑门上就差没写着:七中实验班一世名声毁于一旦。

他们一天之内,第二次对不起徐总。

这次徐总回来连衣服都懒得看了,丢下一句“你们记得重新交班费”就转身走了。

对班费如此执着,余心将这理解为徐佳掩饰悲伤的一个梗。

如果不是五分钟后徐佳穿着那套他们买的文艺风班服又冲进来说:“你们买的什么玩意这裙子不过膝盖啊!!!!”,估计效果会好很多。

船到桥头自然直,班服好看是好看,文艺有个性,只是刘主任很不喜欢。

距离正式校庆表演还有大半个月。班级要在这段时间里排练好歌曲舞蹈。

徐佳依然以“民主”为由,把麻烦事儿甩给了班干部们自己解决。

其实整体排练反响还不错,毕竟是流行歌曲,好听上口。

像七班天天在体育馆唱《精忠报国》,还弄了两面红旗死命挥舞。那估计他们班一班人都选择教室里刷题。

周可馨和沈一清基本搞定了全班,除了任江和林子滔。

两个人基本上课都不上,她们本以为这种排练肯定也不来。

可最近邪门的事儿很多。

偏偏他俩每次都来,但就是不练,任江最明显。那全程看着余心唱啊跳。偶尔动作幅度大的还要皱一下眉。

见鬼了。

后半段的舞蹈一点都不像服装那样文艺,半个班一起跳街舞。

中间还有个女装版周子航站在C位。

前面其实还好,毕竟只有甜甜的情歌,到了后面……

整个一个嘻哈风,与小清新的服装形成鲜明的对比。堪称车祸现场。

徐佳看了以后说:“挺好。啊,真的挺好的。我到时候就不上台了啊,啊,给你们录像哈。”

沈一清和周子航为人数问题操碎了心。

他们互相推脱,去把任江校霸请回来排练。

连林子滔都无能为力:“他是老大,我要是有办法我就是校霸了。”

说得可太有道理了。

“不过……”林子滔划转了个弯,故意吊人胃口。

周子航很配合,“你快说啊倒是!”

他抬头看向余心,余心正在队伍里练舞。

“余心去请,估计有可能……”

他还没说完,余心和沈一清同时打断了他。

沈一清:“不可能。”想屁吃这鳖孙还真是个渣男。

余心淡定脸:“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他……可能对你有好感。”林子滔哪答的上来啊,大佬的想法他怎么能知道呢?

他心说,看他那天天恨不得把眼珠子黏在您身上,“一看就有情况。”

余心的关注点在于:“那万一我被他打死了怎么办?”

林子滔:“……不会的。”小姐姐你似乎对我们有什么误解。。社会哥并不会动不动就把人打洗哒!!

第4章:排练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