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任江

第二天,余心遭到了沈一清的信息轰炸──

沈一清居然是养生大爷的孙女。

江安市可真小。

在她……们一家的强烈要求下,余心跟家里人说了之后去她家吃饭。

沈大爷依旧捧着雷打不动保温杯,这次里面泡了一朵菊花。

余心受到了沈家人亲闺女一般的对待。

尤其是沈一清她妈妈。拉着她的手哎呦了好久。

毕竟别人不知道,她们是知道的──余心是缺考一门依然进七中的。

沈一清知道后差点跪下行大礼,学神需要膜拜。

缘分这种东西真的挺奇妙的。

比缘分更奇妙的,是余心星期五回家的时候,被任江给堵了。

是的,没错,在她跟沈一清分开的三分钟后。

任江,虽然传闻很牛逼,装备很张扬,但在班里目前挺低调的。

除了那一头奶奶灰的骚气冲天的头发,还有天天横在学校后门口的宝蓝色小跑车。

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学校,默默无闻的逃课,和他的一群朋友。

就算回学校也是趴在桌上闭目养神。

——如果不是他抽烟喝酒打群架等老被点名的话。

而且他拦住她,啥也不说,啥也不做。插着兜就挡在她前面盯着她看。

跟没见过女人似的。

余心对他还是挺怕的。因为他打架,叛逆,而且风评差到极点。

哦,在她变为校花的同时,任江也成了新一届的校霸。

上一届学生挺有意思,校霸和校花是同一个人──徐佳桌子底下那个好看炸了的女生。

所以她毕业了,任江和余心同时上岗。

校霸不会平白而来,万一他对她有什么企图呢,这谁也说不准是吧。

余心甚至都已经开始自我悲悯了。

她长这么好看,集美貌与双商于一身,居然折于一个混混手中?!

她觉得自己简直太惨了。

然而等余心都快把自己的遗言想好了,这位爷还是啥也没干。

她觉得此人真是太可恶了,就像古代皇帝定一个人的罪,还特意吊着人家。是腰斩还是绞死或者赐个白绫你倒是给个准话啊!这样凌迟人家是会遭天谴的好不啦!

就在此时,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货不会是拦错人了吧?

余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人家上课抬过几次头啊?在学校说过几句话啊?

认错了很正常啊!

于是她反复了几次,鼓起勇气,说:“同学,请你让一让。”

她觉得自己这话没什么问题。

话说平时不觉得,近看这人真的,真的,

好好看!

余心坚信,如果他不那么混的话,他就不是校霸而是校草了。

然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任江问:“余心,余下的余,心爱的心。”

余心:……把人堵着问名字,你很开心是吗??

出口却自动转化为:“是的。”

任江又说:“任性的任,江水的江。”他顿了两秒,“不是生姜的姜。”

余心:“……”生你妹的姜。

这人估计是脑子有问题。

任江就这样让开了。

所以他拦住她的实际意义何在?

就为了强调一下名字?

她们有说过一句话吗???

有病。

余心本身是个极好相处的女孩子,人好也热情。短短一个月,上到教导主任,下到年级里同学,都认识她了。

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最终被确定为新一届校花。

说来她与人相处的时间之快,连沈一清都自愧不如。

情商上的碾压总让人讨厌不起来。

人比人啊气死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从那天之后,任江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混不吝,这周还跟人打架被传出了照片。但也没再找余心的麻烦。

余心至今不知道他那番话的意思。

只是有时候,总觉得背后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在看着她。

“任哥,去酒吧吗?”林子滔看最近明显丢了魂似的任江。哦,又在看教室前面的校花。

“不去。”任小少爷阂上眼睡觉。

“喜欢就去追啊。”林子滔依旧嘀咕。

“你平时打架的那股狠劲儿呢拿出来……”

没等他说完,任江拿着外套就往外走。一边从口袋里摸烟。

林子滔哎哎哎的就跟出去了。

在这一点上,余心着实佩服徐佳。

心理防线着实强大,似乎只要她不回头,下面的人就全在专心听课一样。

也挺好,谁都快活。

可是令人无语的是,她明明知道人走了,回头还是要说一句“怎么人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假装没听见。

只是很久以后他们才知道,徐佳说的不是当时的任江和林子滔。

而是曾经在她手里带出去的学生。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不管他们曾经是多么耀眼。

怎么就找不着了呢?

酒吧。

一群人围着喝酒唱歌吹牛玩游戏,有几个还带着女朋友,女朋友还带着朋友,热闹非凡。

任江一个人坐在一边抽闷烟。

林子滔和边上的郑杰比比画画,玩弱智的真心话大冒险。

任江觉得这游戏真的很二。别的不说,如果遇到酒量好的,是不是可以直接宣告结束了?

该死的酒瓶子跟长了眼睛似的,第一轮就指向他。

在场好几个女生都不经意挺直了腰。

“真心话。”他玩这个一向是轮流,一局真心话,一局大冒险。

女生们又把头缩了回去。其中一个低下头,好看的眼眸中暗流涌动。

郑杰清了清嗓子,问了一句这个游戏中被问烂了的问题:“江爷喜欢的姑娘在场吗?”

就这么一个烂问题,任江却犹豫了几秒,最后嘲讽似的冷笑一声,“不在。”也不知是为谁。

这个反应让一众女生又来了兴致。不在是没什么问题,他不像其他富二代,每月换女友。

但这回答怎么听,都像是真有了“喜欢的姑娘”。

“齐然姐……”女生边上的朋友担心的看着她,“你没事吧?”

温齐然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没事,我去一下洗手间。”

待到下半夜,一众人把女生送走后也散了场。

任江坐在车里愣了会,脑海里浮现出余心的笑颜。

“操。”他低骂一声,一脚油门,把车开的飞快。

下个月将迎来实验七中一年一次的校庆晚会。

七中的形式主义,校庆和校庆晚会是两回事。校庆晚会只是一个全校级的大型活动,而校庆要弄两天,三年一次。

正好每届学生都肯定能轮到一次。

用任江的话说,真事儿逼。

于是这个月,学校就要筛选节目。

上午班级活动,下午到晚上都要表演节目。每个班都得上,个人才艺也不准少。

徐佳对这事很佛──她对啥都很佛。直接把这么一大堆事都交给了班长去解决。要求只有一个,只要能过审就行。

换句话说,校领导学生会同意了,她们就是上去炸学校她也不介意。

这就直接导致了他们班的节目,注定是全年级最跳脱的。

比如,别人唱《精忠报国》《黄河大合唱》,他们唱《有点甜》《勇气》。

再比如,别的班校服班服运动服,他们jk制服洛丽塔。

这丝毫不满足一群中二少年搞事情的心──不知谁提出要出女装大佬。

余心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大部队的思想了。

徐佳主张民主,正式班长选票的时候,周子航以两票之差刷掉了余心。

他终于如愿让全班女生统一穿制服了。

然而相对的,全班人齐心协力,要求周子航女装。

作为班级的一员,余心很不厚道地赞成这个想法。

周子航净身高一米八几,还黑,可太适合出女装为班级争取目光了。

简称争光。

以周子航的鬼哭狼号为背景,比校庆先来的,是月考。

快乐总是清醒的让人想哭。

第2章:任江
小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