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强者之心?值钱吗?

  啪啪!

  师不凡拍手鼓掌,看着李诚说道:“这就对了,这种女人不要也罢。”

  李诚点了点头,目光中显示出了一丝疲惫,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就要把女人赶出拳馆。

  可拳馆外的地形车却在这时打开了车门,一个浑身都更换成义体的义体人走了下来,师不凡一看见这个义体人,就笑了出来。

  “你这花花绿绿的,是在当人形广告牌吗?”师不凡指着他的手臂和身体忍俊不禁。

  “你!”那义体人被师不凡的话气得鼻子都有些歪了。

  他以为这个出场会震慑住所有人,谁知道被师不凡一句话就破了功,那群学员也跟着师不凡哈哈大笑,嘲讽起来。

  也怨不得师不凡嘲讽,这个义体人浑身上下都是义体,无论是四肢,还是胸腔,只不过他的义体有些不同。

  他的每一个义体部件上都有好几块紧密贴合的电子屏,上面显示着各种各样的广告。

  寻常人就算不数,也能一眼看见他身上有几十种不同的商标。

  这个义体人也有些无奈,这些义体都是各家商户资助他们泰拳学会的,不光是他一个,泰拳学会的大部分义体人都是这一副浑身商标的模样。

  或者说,大部分受到资助得来的义体,都会有这种商家的广告,虽然难看了点,但好歹是强悍的义体,他们也不得不用。

  师不凡瞅了瞅他,又瞅了瞅自己的左手,他突然意识到,救自己的人实在是太良心了,虽然给他安装的是残次品义体,但好歹没有广告啊!

  “好了好了,你如果下车只是为了展示你的广告,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以上商家,我们一家都不会去的,你可以回去了。”

  师不凡摆摆手,像是打法推销保险的推销员一样,这让义体人气得浑身发抖。

  “我不是来展示广告的!”他愤怒地说道。

  “不是来展示广告的?哦,我懂了,你一定是来赔偿药费的吧,你看这个人打伤了我们咏春拳馆的人,药费你结一下吧,我也不问你多要,一口价,一千港币怎么样?”

  师不凡笑嘻嘻地盯着这个义体人,完全没有把他当成对手。

  但正因如此,这个义体人才感到愤怒!

  他下车就是为了收拾师不凡,为泰拳学会找回脸面的,可是师不凡竟然这么轻视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哼,话多可不是好事,老夫叫结格托善,是泰拳学会的高级拳师,你应该明白老夫站在这里的原因!”结格托善冷声一声,死死盯着师不凡。

  桑杰巴尔虽然不是九龙城寨泰拳学会的成员,但他毕竟也是泰拳高手,被师不凡杀了,他们泰拳学会当然面上无光。

  再加上现在师不凡又废了颂善,他这个高级拳师要是还不出手,别人恐怕会以为泰拳学会怕了师不凡!

  “你也想学他挑战我们拳馆?”师不凡轻松地说道,话语让咏春拳馆的学员心中一暖。

  师不凡自称“我们拳馆”,显然是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了,大名鼎鼎的狼蛛把他们当成自己人,所有学员心中都一阵激动。

  仿佛自己是在和师不凡并肩作战,迎接强敌!

  结格托善一扫众人,双臂环抱:“哼,原本颂善的挑战,只是小辈之间的比试,可是你狼蛛却出手打了我泰拳学会的小辈,如此,就别怪我这个泰拳学会的老人出手了。”

  师不凡无奈的挠挠头,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真是麻烦。

  “你想挑战我们拳馆也可以,但医药费先结了吧,我兄弟也受伤了,得赶紧治疗。”师不凡耸了耸肩说道。

  见结格托善一脸不动声色,根本没打算结医药费,师不凡撇了撇嘴,嘟囔着:“什么泰拳学会老人,这点钱都不肯给,真抠门。”

  他的声音不大,却恰如其分地落在了结格托善的耳朵里,结格托善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个师不凡,实在是太气人了!

  难道他就没有和自己一决雌雄的觉悟吗?!

  “好了好了,医药费我不要了,算我怕了你了,李诚,先关门吧,我们先去医院。”师不凡摆了摆手,对结格托善一脸嫌弃,连应付他的想法都没了,动作就好像在赶苍蝇一样。

  “堂堂狼蛛,难道就没有一点强者之心吗?!难道我就这么让你害怕吗?”结格托善嘲讽地说道,希望能用这种激将法让师不凡应战。

  但师不凡直接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诶,那个木人桩先前的位置不是在那的,扶回去扶回去,还有那个被撞倒的木人桩,赶紧扶起来,弄快点,真不让人省心。”

  师不凡指挥着学员们收拾拳馆,完全把结格托善晾在了一边。

  结格托善就那样站在原地,脸色越来越阴沉。

  忽然之间,师不凡回过头,看向结格托善,结格托善当即面色一喜,师不凡是要应战他了吗?

  “呃,你怎么还站在那?我不是都说了不要医药费了吗?”师不凡挠了挠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结格托善。

  结格托善眼睛一睁,几乎要迸出血丝,喉咙里一口气提不上来,师不凡竟然问他怎么还站在那?

  他站在这就是为了等师不凡应战啊!

  “你难道没听见我说的话吗!”结格托善怒吼一声。

  “嗯。嗯?”师不凡又望向了学员们,听见结格托善的怒吼,这才回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结格托善,“你说了啥?”

  咯吱吱——

  结格托善把手掌攥得发出刺耳的声响,他的身体缓慢而有力地发抖着,他的机械义体不断地发出咯吱咯吱的悲鸣。

  残次品,不仅用,有点杂音很正常。

  “我说你就没有一点强者之心吗!”结格托善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强者之心?那是什么,值多少港币?”师不凡眨了眨眼睛,不明白结格托善的话。

  他又不是什么出身高贵不肯退让的贵族,也不是这些武术学会出身的武者。

  他就一鸽子笼出生的底层贱民,跟他讲强者之心?

  不说这玩意有没有,就算有,师不凡也会毫不犹豫把他拿来卖钱。

  他实在太缺钱了。

第020章 强者之心?值钱吗?
赛博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