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要么打,要么走

  颂善皱起眉头,师不凡的眼神中对他的鄙夷和不屑,让他很恼火啊。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颂善推开女人,浑身肌肉爆发。

  女人一脸崇拜地看着颂善,随后又鄙夷地看着师不凡,一个和李诚混迹在一起的底层贱民而已,等会他就知道自己狂傲的代价了!

  “说说你的名字吧,等你死了,我会用你的血在这面墙上写下你的名字。”颂善语气极冷地说道。

  “你吓唬谁呢?装的好像一回事,你敢杀人吗?”师不凡嘲笑地看着颂善。

  的确,巨头和公司可以草菅人命,胜哥那种帮派头目也敢杀平民,但颂善?

  不是师不凡瞧不起颂善,一个泰拳学会的普通人,也就比平民地位高那么一点点,今天他敢杀人,明天就会成为警备员的业绩。

  “你!”颂善满脸怒色,师不凡的嘲讽倒是真戳中他的脊梁骨了。

  他的确不敢杀人。

  “你什么你,哦,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我叫狼蛛。”师不凡咧嘴一笑,告诉了颂善自己的名字。

  他现在不叫师不凡,只叫狼蛛。

  “狼蛛?”颂善鼻息一吐,正要嘲讽,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呼起来:“狼蛛?!”

  “善哥,狼蛛是谁?”女人不解的问道,但她仍然鄙夷地看着师不凡,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

  她从来没听说过狼蛛这个名字。

  但她没听说过,颂善可是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师不凡近身搏杀接受了义体改造的泰拳高手桑杰巴尔,随着吕氏公司的宣传,师不凡的名声早就传遍泰拳学会了。

  虽然泰拳学会的高层也叫嚣着要杀了师不凡立威,但那是高层啊!

  他一个普通泰拳手,面对桑杰巴尔那种义体泰拳手就是一招被杀的结果,面对杀了桑杰巴尔的师不凡?

  这不是找死吗!

  而且师不凡和他不一样,师不凡可是敢杀人的,吕氏公司会保他的!

  想到这里颂善的脸色立马变得苍白起来。

  “你,你真的是狼蛛?!”颂善不可思议地问道,对女人的问题充耳不闻。

  “是不是真的,一会你不就知道了。”师不凡舔了舔嘴唇,肉搏杀人的感觉其实还不错,他挺喜欢的。

  颂善脸色更加苍白:“不,不了,狼蛛先生,我,我这就走,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你可以走,只要你走了,今天的事就算了。”师不凡善意地说道,顺便抽出了腰间的手枪。

  对准颂善的头。

  只要你走了,今天的事就算了。

  颂善听出了师不凡的第二个意思,脸哗啦就白到失去血色。

  他相信自己要敢一脚踏出拳馆,师不凡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杀了他,不是什么大事,泰拳学会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今天,挑衅的是他。

  “善哥,为什么不杀了他,快动手啊!”女人依旧不依不饶地叫嚣道。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女人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深红的巴掌印,她倒在地上,一脸呆滞。

  她不明白为什么颂善会打她一耳光,这一切,就好像是做梦一样。

  顷刻时间,原本是她在李诚面前耀武扬威,现在竟然角色对调了!

  “善哥?”

  女人捂着脸,不敢相信善哥竟然会这么对她,她重新审视师不凡,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说了,我代替李诚和你打一场,我保证不会杀了你的。”师不凡将手枪在指尖转了圈,对着颂善笑。

  “我,我打。”颂善咽了一口唾沫,师不凡要和他打,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只是……师不凡到底和李诚是什么关系?

  从师不凡搀扶李诚来看,李诚恐怕是师不凡的朋友啊,要真是这样,今天就麻烦了!

  颂善现在心里只剩下后悔,他就不该接下这个踢馆的任务,早知道李诚是师不凡的朋友,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闹事啊!

  “那你来吧。”师不凡勾了勾手指。

  颂善的泰拳等级不可能比桑杰巴尔还高,再加上没有义体,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颂善咬着牙,仔细观察起师不凡,但他猛然发现,师不凡竟然摆出了咏春拳的架势!

  他会咏春拳?!

  颂善吃了一惊,如果狼蛛会咏春拳,那狼蛛就肯定是国术学会的人了啊,这下麻烦了。

  左思右想之中,颂善心中越来越恐慌,为了抑制自己的恐慌,他只好大吼一声,向师不凡冲去。

  师不凡左腿一划,轻易躲开颂善的刺拳,接着左手抓住他的手腕,右手猛出标指,撞在颂善的喉头!

  咚!

  一声闷响,颂善的双眼发白,师不凡只是将左手一拧,颂善的整条左手就如同一根麻花,扭在一起,肌肉撕裂。

  这条手臂,已经废了。

  李诚被两个徒弟搀扶着,看见师不凡出手,面容错愕。

  “没想到狼蛛先生,竟然也是咏春门徒!好强的手法,狼蛛先生的技法,已经达到国术学会大手的程度了吧!”

  李诚心中惊骇,然而徒弟们却叫好出声!

  “狼蛛先生打得好!”

  “打死这个王八蛋!”

  “泰拳学会都是狗屎,你们看见了吗?狼蛛先生用的是咏春拳!”

  在徒弟们的叫好声中,师不凡左右开弓,连废颂善的四肢,他完成了他的承诺,没有杀颂善,但现在的颂善,已经是废人一个了。

  浑身骨头尽断,对于这样一个废人,恐怕泰拳学会不会花大价钱帮他义体化,可以说,颂善一辈子就只能坐轮椅了。

  师不凡并不觉得自己下手狠,毕竟颂善和那个女人,让他看着很不顺眼啊。

  颂善无力地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一旁的女人,已经面无血色。

  颂善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她的靠山算是完了,而李诚呢?却傍上了狼蛛这尊大佛,以后前途一片光明。

  女人站起身,跌跌撞撞扑向李诚:“老公,我错了,我是一时糊涂,你原谅我吧,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

  李诚摆了摆手,让搀扶着他的学员离开,站定身子,对女人说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第019章 要么打,要么走
赛博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