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我喜欢旧货

  师不凡静静躺在手术台上,左臂被椅子侧面伸出的固定臂固定住,固定臂的末端仿若手掌,两道半圆弧精准平滑,几根电子导管从末端耷拉下去,师不凡的废旧义体用不着这些玩意。

  方白鹿左手举着纤细的四爪型手术刀,右手则捏着一把连接网络投影的节肢镊子。

  镊子的两头撞在一起发出啪嗒地电流声,师不凡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你的双手好像原装的吧……你就用它来做手术?”

  师不凡感到喉咙发干,他总觉得是上了贼船,这家伙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赤脚医生……

  方白鹿眼皮耷拉在眼眶上,嘴角微扬,浑不在意地侧低着头,仿佛一个正在找静脉准备扎针的护士。

  “谁说原装的双手不能做手术,有时候原装的手可比人工智能更好用。”他说。

  “你这话可一点儿也不科学。”

  “没有人规定什么是科学,智能技术?生物技术?科学是深渊,不要只看它的表面。”

  “我就是鸽子笼出生的小渣滓,只能看到表面。”

  方白鹿稍稍抬起头,看见师不凡撇起的嘴,笑着缓缓摇头,“你要麻醉吗?改装可能会造成一点神经疼痛。”

  “没必要。”师不凡轻巧地回应。

  方白鹿点点头,用四爪手术刀扒开了师不凡的人造皮肤,露出了里面有些发锈的金属骨骼和玻璃管肌肉。

  芯片很轻易地被镶嵌在义体插槽上,方白鹿并没有发现师不凡正一目不敢挪动地盯着进行中的手术。

  二脑正在疯狂地分析着数据,数字流在虚拟维度中流淌。

  师不凡也犹豫过是否要分析改装技术和维修技术,他犹豫的理由很简单,二脑带来的精神超负荷疼痛过于严重,那种感觉师不凡一秒也不想增多。

  但要是不学……

  自己现在是新九龙角斗场的工具人,要是保持先前的状态,怎么被阴死的他都不知道。

  “得学啊……”

  师不凡牙齿不由得咬紧,那种感觉想来就让他一阵后怕,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在因恐惧地颤抖。

  但还是得坚持!

  “叮,入门级义体改造技术已导入完成。”

  二脑的电子音很悦耳,但又像是火辣女郎的微笑,让师不凡又爱又恨。

  “提示,能力级别过高,宿主须继续分析目标数据以提升能力级别。”

  “咦?”师不凡心中半惊半疑,“能力级别过高?竟然还需要继续分析。”

  驾驶能力和泰拳术都能直接分析到目标所掌握的程度,但改装技术竟然只能分析出第一个级别……

  “植入完成了。”

  方白鹿轻轻抹了一把额头,但师不凡注意到他的额头并没有汗,这只是个习惯性动作,说明方白鹿操作过无数次这样的改装。

  “怎么,真的一点都不疼?我还以为你会疼到叫出来。”

  方白鹿笑嘻嘻地拍了拍师不凡修理好的胳膊。

  “很疼吗?”师不凡问道。

  他是的确没有感觉有多疼痛,或许是精神超负荷的恐怖疼痛让他的痛觉变得迟钝,刚才的手术,师不凡倒感觉像是按摩。

  “你真是个怪胎。”方白鹿咂咂嘴,“明明没有失去痛觉,却好像疼痛很舒服似的。”

  师不凡摇摇头,他下意识想摆手,但两只都被固定的手让他不能动弹。

  “我说为什么给我的左臂做手术,要把我原装的右臂也固定住?”

  “我怕你太疼了会出手打我,我被打倒是其次,但要是干扰了手术打破了我从来没有手术失败的记录,那就不好了。”

  “你一次都没失败过?”

  “没有。”

  “连人工智能都有失手的时候。”

  “可我没有。”

  “你做过多少台手术?”

  “只算改装的话,10792次。”

  “看来你比我更像怪胎。”

  “多谢夸奖。”

  方白鹿将四爪手术刀放下,从三层玻璃方桌的中层抽出一根巨大的坩埚钳。这是用来修脚的,不过和一般的修脚不同,它通常用于卸下整根腿来修。

  “其实比起改造我更喜欢维修,说实话,我应该去当一个保健医生而不是五金店老板。”

  方白鹿双手捏着坩埚钳尾,毫不客气地給师不凡的大腿来了一钳。

  没什么痛觉,只是正常的维修而已。

  唯一不同的,就是某人的二脑正在偷师维修技术。

  “叮,熟练级义体维修技术已导入完成。”

  “提示,能力级别过高,宿主须继续分析目标数据以提升能力级别。”

  随着师不凡脑海中的提示音响起,他的全身检修也完成了。

  “维修技术能直接分析到熟练级也算不错了,不过方老板的维修技术竟然比熟练级还高!”

  师不凡讷讷出神,直到方白鹿戴着蓝色纳米手套的手在他眼睛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

  “维修已经完成了,现在你身上的义体比你刚装上的时候还耐用,要是你能再加一点儿钱,我还能帮你做翻新改装。”

  “不用了。”

  师不凡毫不犹豫地拒绝。

  别说他兜里现在没钱,就是有钱,在改装都要40港币的黑心商人方白鹿这,也怕是消费不起。

  “新东西挺不适应的,我还是喜欢旧货。”

  师不凡从手术台上起身,抡了抡手臂,活动了一下筋骨说道。

  方白鹿耸耸肩,决定权在师不凡,他不会试图改变他的想法。

  直到目送师不凡离开方氏五金店,方白鹿才倚靠在门框上摸着下巴,“他会知道自己身上被安插了监听追踪器吗?”

  “也不知道我选择不打草惊蛇对不对,要是他完全没察觉追踪器的存在,对他来说可能会很被动吧?”

  方白鹿自言自语,他早就发现了师不凡左手义体上的监听追踪器,但并没有多嘴告诉他。

  这个追踪器设置的很隐蔽,技术手段也很强,以方白鹿的经验判断,这条街上的大部分义体医生都无法察觉这个追踪器的存在。

  方白鹿倒是有些好奇,师不凡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身上被安装了追踪器。

第009章 我喜欢旧货
赛博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