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变化

   城主府,夏临山探头探脑的朝里仔细观察的片刻,随后伸手朝一名卫兵招了招。卫兵左右看了看才发现是在招呼自己,心下嘀咕,城主在自家门前像做贼一样已经够奇怪的了,现在叫自己过去是想干啥?满心疑惑的一路小跑来到夏临山的跟前,脚后跟一碰身体站的笔直,右手行了一个军礼。

   “长官好,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嘘,小点声,小点声。”夏临山吓得一哆嗦,赶紧让那士兵小点声。

   “苏副城主回来了吗?”

   “副城主就在您的身后,已经站了很久了......”士兵小声的回道。

   “啥?”夏临山顿时有些蒙圈,艰难的将头一转,就见苏沐卿板着脸,正冷冷的看着自己。难怪刚刚觉得脖子凉凉的。

   “哎呀,这不是苏副城主吗,早啊”夏临山努力的挤出一副自认为最有亲和力的笑容。然而在苏沐卿眼中,这真是贱的不能再贱的笑容,比如像柴犬?看看头顶上的月亮,心里想着,果然,还是揍他一顿吧,原谅什么的他不需要。对面夏临山觉得脸已经有些僵硬了,不对啊,这么善良无公害的笑容小苏苏为什么没一点反应?偷偷将眼睛打开一条缝,就看到一个拳头在眼前变的越来越大。

   “哎呀,打人不打脸,过分了啊苏沐卿。”

   “砰”

   “哎呀,还来,再来我可就要翻脸啦。”

   “砰,砰。”

   “姑奶奶,饶命,小的错了。”

   “砰,砰,砰。”

   “别打了,我真的错了。救命啊~~~~”

   惨叫哀嚎声回荡在城主府的上空,惊起了几只偷食禁果的鸟儿。神奇的是士兵们这个时候似乎都变成了聋子,瞎子。

   书房内,鼻青脸肿的夏临山斜靠在椅子上,嘴里哼哼唧唧的,而他的对面站着努力憋着笑的钟项远和依旧一脸冷酷的苏沐卿。

   “呢哈优么优狼心(你还有没有良心),喔顿嘚亮列(我都这样了),哈削(还笑)”

   “我确实是没有狼心。”

   夏临山无语的鄙视了钟项远一番,拿出几张信笺抛给钟项远。钟项远接过来一看,原来夏临山早就把命令写在了信笺上。

   “准备的挺充分的嘛,那我就先告退了。”说完拱手一礼,退出了房间。留下屋中两人大眼对小眼。苏沐卿看着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心下乐开了花,然而面上却要装作生气的模样。不行了,脸要抽了,赶紧闪人。一甩头,故意冷哼一声出了房门。夏临山摸了摸肿的老高的脸,暗自嘀咕着,小妮子下手挺狠的啊,不过这次的收获似乎有些超出意料呢,陨兵?新一代的兵器之王?也许这才是竹水帮频繁活动的原因。

   第二天如约而至,慕容苍山早早起床,在小院里打了几套拳之后才出门。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妥,该把另一件事解决了。心下不由感叹,自己就是个劳苦命啊,要不找族长多要点劳务费?暗自一笑伸手招来一名竹水帮帮众让其带路去找卫书峰。

   “听说慕容兄找卫某,不知有何事?”

   “这里事情已经办完,咱得赶紧回去复命了。所以特来辞行。”

   “哦?慕容兄不多待几日吗?也好让卫某一敬地主之谊。”

   “族长来信催促,实不敢耽搁,还请见谅。”

   “如此那卫某也就不强留了,不知慕容兄准备何时动身?”

   “准备即刻动身。”

   “那让卫某送送你吧。”

   浮云城北郊城门口,慕容苍山牵着马匹与卫书峰,谈凤辰并肩而行。从时不时传来的笑声看来,他们相谈甚欢。蓦然,慕容苍山停住脚步。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还请卫兄,谈兄留步。”

   “如此那我们就送到这了,祝慕容兄一路顺风。”

   “告辞”

   “告辞”

   慕容苍山纵身一跃,稳稳坐在马背上,双腿一夹,身下骏马陡然一个加速,绝尘而去。身影已然远去,站在城门口的两人却是没有动身离去的意思。啪啪啪,一阵掌声从侧面传来,。

   “月有盈亏花有谢,人间最难是离别。好一副送君千里图,旁人看来真是催人泪下啊。”

   “城主大人,怕是在这等许久了吧,风还凉否?”

   “风凉不凉,不知道,但是你们的心凉不凉,我却是清楚的很呢,怎么样,想好给我个什么交代了吗?”

   “哦?什么交代,城主大人说的卫某都糊涂了。”

   “呵,看样子,卫帮主这是想赖账了。”话音一落,大批的城卫军在都统钟项远的带领下迅速将卫书峰两人团团包围。

   “怎么,城主大人这是想以大欺小?”

   “废话少说,我家副城主如今还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呢,今天你们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就不要想轻松脱身了。” 一番话说的在场众人直翻白眼,这人脸皮之厚平生仅见。城主府内正悠闲的晒着太阳喝着茶的苏沐卿不由的打了个喷嚏,心下暗道那个混蛋骂我呢。

   “城主大人这盆脏水,卫某人可接不住。大家可是看着苏大人自己走回去的,哪有奄奄一息之说?”

   “哼,既然不想承认,那就随我去刑司去好好聊聊吧。动手。”

   “且慢”一声大喝由远而近传来,只见远处一道人影几个起落间就已经到了近前。来人一身朴素青衣长袍,须发皆白,一派仙风道骨。夏临山眼内瞳孔一缩,这熟悉的身影正是南山书院的总教习,陆惊风。

   “师弟等恭迎师兄。”

   “陆教习,有礼了。”夏临山对着陆惊风也是拱手一礼。

   “临山,当年一别,风采依旧啊。”

   “有劳挂怀,不知陆教习所来何事,为何要阻止在下?”

   陆惊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夏临山。

   “这是宰辅的手谕,先仔细看看再动手不迟。”

   夏临山心中一惊,这种小事怎么会惊动宰辅?疑惑的拆开信封,将信的内容仔细看了一遍,顿时脸色变了变。一阵沉默,夏临山回道。

   “浮云城直属于大公主的栖凤阁。夏某只对大公主一人负责,宰辅大人的命令请恕在下不能照办。”

   陆惊风笑着说道。

   “你呀你,不撞南墙不回头,公主的手令应该也到城主府了,不如我们稍待片刻如何?”

   夏临山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一路飞奔而来的苏沐卿。顿时明白,今天的计划看样子要夭折了。没一会儿,苏沐卿来得了近前,将手中的信笺递给了夏临山。

   “大公主来了手令,让我们全力配合竹水帮。维持好浮云城的秩序,不得有争斗。”

   “嗯,知道了。”

   “陆教习,夏某今日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叨扰了,改日再来拜访。”

   “临山去忙吧,不用在意老头子我。”

   夏临山一招手,挥退一众城卫军,转身朝城内走去。望着远去的夏临山,卫书峰目光闪烁,暗下决定,拍卖会后一定要找机会除去这个碍眼的家伙。这时,突然一名帮众快步来到卫书峰跟前,低声一阵嘀咕。卫书峰听完,猛然一抬头,看向夏临山的目光中杀气更盛了。

   “书峰,何事?”陆惊风看到卫书峰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出声问道。

   “夏临山把我们城里的产业查封了近一半。”

   “好了,查封就查封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将拍卖会准备好。”

   “可是这夏临山欺人太甚了,师弟咽不下这口气。”

   “书峰,你要明白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太在意这些旁枝末节实为不智。”一番教训下,卫书峰虽是点头称是,但是心下对夏临山的杀意却是更加强烈了。

   一座茂密的树林中,一道身影急急前行,不断回望的眼神中透着难言的慌张。疲倦,饥饿不断撩拨着他紧张的神经,快些,再快些,再快些就可以逃脱了,就可以享受那人承诺的荣华富贵了。如雨的汗水,凌乱的脚步也无法阻止那贪婪的心。蓦然,一声狂傲诗号自林间传出。

   “醉饮荒山人不知,狂放高歌啸天行。”一袭冷冽身影携杀而来。死亡阴影顿时笼罩在逃亡之人身上,一抹苦笑浮现,望向索命之人,慕容苍山。

   “族长待你不公?”

   “不曾。”

   “族人欺辱与你?”

   “不曾。”

   “那你是失了智,听那叛徒之言?”

   不再多话,一抛手中酒壶,瞬间光华闪现,一把夸张的鬼头大刀化形而出。随后身形一晃,接住落下的鬼头刀,顺势一记橫斩掠过逃亡者的身影。回身望了眼呆立不动的人,一扬手中变回酒壶的鬼头刀,大股浓烈的酒水灌入喉中,心中的不适稍减了些。一声叹息后转身离去,微风吹来,那呆立人影蓦然两分,鲜血顿时染红了地面。劲气激起的落叶纷纷落下,将已然失去温度的身体掩盖的不见了踪影。

   不远处,一名带着牛头面具的黑袍人静静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有心阻止可惜终究是慢人一步,好不容易才安插的钉子还没发挥价值就没有了。身影一退,片刻间就融入到周围的阴影中,消失不见。

   树林的另一边,陈怀素和宁晓环静静立在树影下。

   “真是惊艳啊”

   “这陨兵我们势在必得,不容有失。”

   “姐,那刚刚的蒙面人要处理掉吗?”

   “不用了,只要没有妨碍我们,就不要多事。”

   “嗯,那我们也走吧。”

   两人身影一闪,追踪慕容苍山而去。

第十章 变化
兵器谱之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