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见闻

春去秋来,秋来春往,转眼,已是海圆历1510年。

莱特十二岁了,已在‘一心道场’修行四年。

自打索隆出现后,莱特马上痛改前非,一改初来时的态度,对耕四郎的教导,明显上心起来。

原因无他,索隆可是原著里逆天的人物啊,连他都在这儿拜师学艺,要还不当回事,再吊儿郎当的把名师当粪土,那纯粹就是脑子有坑了!

这几年,莱特收获良多,尤其在身法、步伐以及发力技巧上,进展可算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现在的他,对上古伊娜,单论剑法虽仍有不及,但差距已不大,再不复当初任古伊娜宰割的弱鸡模样。

而在修行中,莱特发现,耕四郎传授的剑道、剑理、剑招,明显与老里奥不同。

如果说,老里奥的剑法是大开大合,勇往直前的话,那么耕四郎的,则是刚柔并济,海纳百川!

两者各有优点,就看如何取舍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莱特愈加感激自家老爷子,为自己打下的坚实基础,也很庆幸能在道场里拓宽视野。

在某种程度上说,这都算是他的际遇!

自打认真向学后,莱特开始用右手练剑,而原本他是个左撇子。

当然不是弃左手不用,只不过是想将两只手,练的均衡一些,如同地球上足球、NBA里的球星,在实力分类里,有一项逆足和非惯用手的属性。

归根结底,他只是想多一张底牌,多一个求活的后招而已。

于是,在人前,莱特都是右手用剑,甚至是对练,只要没人时,却是惯用的左手训练。这一来,花在练剑的时间,就超出预期很多,不免的,只好把看书等其他规划时间挪占不少。

而这个小秘密,只有阿金知晓,至于斯科特嘛,好像是从未察觉,压根没问过。更可能是,斯科特即使发现,也根本不会在意,谁让他是个大马虎呢。

阿金为此,还奇怪的问过原因,莱特则大言不惭的吹牛,“这是从古籍上学到的,是一种特殊功夫,名叫左右互搏,练到极致,可天下无敌。所以呢,左手练老里奥教的,右手练道场里学的!”

起先,阿金还信以为真。

莱特玩笑的说,让他以后左手使拐,右手使剑,说不定,以后四海之上会有‘剑拐双绝’的大侠传说呢。

后来,莱特都忘了此事。

有一天,阿金却一脸认真的问莱特:“没拐,怎么办?”

这问的莱特一脸懵逼,仔细追问下才知道,他把莱特那日胡诌的话当真,这些日子在发愁他的拐没了。

原来,阿金自打一只铁拐被莱特弄断后,就弃之不用,剩下的一只,也让丽莎婶子找铁匠熔了,打成了锅锅铲铲,再加上,后来学习老里奥教的体术和剑法,他早改用剑了。

当时,莱特就忍俊不止,笑得前仰后合,最后不忍再捉弄同伴,才将真实原因告知。

……

一灯如豆的藏书房内,异常安静,偶有翻书声沙沙作响。

片刻后,书桌前的莱特,抬头望向窗外,已是月上枝头。

他心道:‘今日就看到这里吧,明天已请好假,还要回镇上去见哈维!’随即,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出门外。

虽已夜深,借着月色,身边的树木、屋舍倒也隐约可见。

望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莱特感慨莫名。

一晃四年过去了,这藏书房的书,也快看完了。自己的剑术也是进境飞速,只有 ‘六式’进展有限,是不是该多回去跟爷爷请教呢?

而且,这道场里颇有古怪,总是大量的囤积粮食,委实让人有些担忧。

平日里,他通过读书看报,也了解现下时局动荡,这道场可别有什么牵扯,自己一直待在这里,到底是好是坏呢?’

莱特边活动腿脚,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前院,却看到亭子里居然亮着灯火。

‘咦,这么晚了,庭院里怎么有人?’他有些好奇,便悄悄靠了过去。

越靠近,他越是心惊。

凉亭内约有六七个人影,其中包括自己熟悉之人,道场主人耕四郎,其余几人均着黑色全身斗篷,一点看不出长相。

却有一人格外醒目,他身似铁塔,足有五六米高,倒让他身边几个本个头不小的人,显的有些娇小玲珑。

走到离人影约十来米处,莱特矮身躲进草丛里,那边谈话声,隐约传了过来。

“这次多谢你了!粮食装上船后,我们很快就走!”这声音异常低沉、沙哑,辨识度极高,一听就让人很难忘记。

“没什么,你们路上小心!”耕四郎平和的语声答道。

莱特一听到“粮食”贰字,心里咯噔一下,心道:‘我可不想卷入什么事端!’便马上起身,什么机密都不想听,蹑手蹑脚的离开。

莱特刚一走,凉亭里的沙哑声又响起,“那个孩子是谁?”

“呵呵,不必在意,是我的弟子,放心吧,他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日一大早,莱特、阿金与斯科特一起向耕四郎告假,踏上回乡的路程。

回到河湾村后,三人各自回家。

到了约定的时间,三人一同前往镇上,去与哈维相见。

原本籍籍无名的斯达特镇,如今在东海,已是名声鹊起。

曾经很小,或者说有些寒酸的码头,现在也扩建几倍有余,每日里,各地商船、走私船,甚至是海贼船,都在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偶尔还能看到,来自伟大航路及其他海域的船只停泊,它们目的相同,冲着斯达特镇的特产—可可果而来。

甚至在私下里,很多人已把斯达特镇,称为可可镇了。

下午时分,天气虽炎热,却挡不住来往客商的热情,小镇上一片繁忙景象。

早早的,哈维就在通往镇上的必经之路等候,远远望见莱特几人,他赶紧迎了过来,人还没到,激动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可算来了,我有事跟你们说,走,咱们去‘空空’酒馆。”

斯科特一听就乐了,“哟呵,你小子有什么好事啊?绅士变酒鬼了?”

“你去不去?不去,我和莱特、阿金自己去!”

……

四人吵吵闹闹,一路向广场走去。

莱特已是很久没来过镇上,这一路走来,所见所闻,让他吃惊不小。

眼前,这条本不是商业街的街道,已完全变了模样,莱特记得,几年前的这条街上,还有很多乞丐和流浪者,现在却统统不见了踪影。

街上的道路也重新修整过,全用平整的大块条形石板铺设,路边还修了排水的暗沟,街道两边,原本二三层砖石结构的民居,现如今呢,第一层统统改成临街门店,做起了生意,贩卖的货物更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而且,每间铺面门口,都有不少人驻足,热闹非凡。

伙计眉飞色舞的王婆卖瓜,顾客斤斤计较的讨价还价,店铺老板喜笑颜开的数着钞票,‘让让,让让!’满载货物的驾车人大呼小叫,穿梭于人群售卖零嘴的小贩热情推销……,人人均面带笑容,奔波忙碌。

这不长的街道,时不时,就会遇到交通堵塞,所以,几人走的很慢,。

路上,哈维当起称职的导游,时而指指点点,时而耐心解说,虽尽力装作平静如水,但那份踌躇满志、志得意满的样子,却怎么也藏不住。

“说起来啊,咱这镇上,最为火爆的产品,嘿嘿,你们猜是啥?”哈维还学会了卖关子。

他知道伙伴们肯定不知,笑着自顾自的回答道:“是可可果!”

他说完,还冲莱特使劲眨了眨眼,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弄得一旁的斯科特,直说莫名其妙。

最让莱特吃惊的是,居然有一种名为可可鱼的小吃在售卖,还颇受欢迎。

哈维解释,这可可鱼原为淡水鱼,浑身呈咖啡色,头圆身长,自带香气,用它制成的食物极其美味,广受欢迎。

而这种鱼,本就生长于岛上,也不叫可可鱼,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试着用可可果喂食,此鱼极其喜食,喂养一段时间后,这种鱼不论外表和肉质,均发生变化,久而久之,斯达特镇便多了一样风靡东海的小吃。

莱特万万没料到,斯达特镇巨大的变化,竟然全是因为可可果。

他看着这繁华的街道,各式各样的商品,欢声笑语的镇民,川流熙攘的人群,等等这一切,它们在莱特眼中,仿佛统统变成了一副画。

他就像个身在其外的旁观者,但又不是局外人。

因为,这画里的一切,或多或少,都与他有点关系。

甚至可以说,在这幅画里,落有他的笔墨,留有他的痕迹。

一时之间,莱特恍如隔世!

第19章 见闻
海贼之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