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路过的修女爱莎

  驹王学园超自然研究部

  陆天羽和莉雅丝面对面,谁也没有先开口。

  莉雅丝是因为难以开口,陆天羽等着她开口。

  一杯红茶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老师,你觉得什么是爱。”

  莉雅丝明他自己都吓到了,不知羞耻的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陆天羽笑了“莉雅丝你又觉得什么是爱”

  “我...我不知道”

  莉雅丝苦恼的说道

  “童谣你觉得呢?”

  “我爱着御主哥哥”

  在角落里喝着红茶的童谣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举手回答道

  “啊哈哈,那我还真是开心”

  小丫头果然没白痛你。

  额(⊙o⊙)…

  莉雅丝看着陆天羽和童谣之间的互动默然无语,又有些羡慕。

  “所谓的爱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以说每个人的爱方式也不同,比如老师我,对爱的理解就是「灵魂」与「身体」之间的交融。”

  。。。。。。

  “老师也有自己所爱的人吗?”莉雅丝像个求学的学生一样

  “那是当然,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陆天羽极为真诚的说道

  “莉雅丝你呢?”

  莉雅丝的笑容越发苦涩,就算她不说陆天羽也能猜到个十之八九。

  “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

  又是一个在家族和爱情至间徘徊的可怜人。

  不管是谁都无法摆脱这所谓的“命运”,不管是顺从命运,还是愚昧的去叛逆命运,都不过是命运的一部分罢了。

  “莉雅丝你相信我吗?”

  “嗯?”

  莉雅丝沉默了,老实说她并没有完全都去相信陆天羽,充其量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为什么想要去借助他的力量,自己甚至连他的有多少力量都不清楚,只是一味的去相信自己的直觉,现在自己真的能够取相信他吗?

  “我可以相信老师吗?”莉雅丝咬了咬牙又将问题丢了回去。

  “当然”陆天羽喝了一口红茶“相不相信我无所谓,关键是你是否相信自己。”两人就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直到现在两人都在说一些毫无意义,又解答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

  “我相信老师”

  最后莉雅丝选择相信陆天羽,他也欣然的接受了,不过中间莉雅丝试图邀请他成为自己的棋子,不过也比所当然的被拒绝了。

  然后又谈论起了兵藤一诚的处置,莉雅丝说他决定将它变成自己的「士兵」。

  恶魔棋子和国际象棋游戏相似,但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国王(King)使持有者的能力飞跃性强化,过于危险明面上没有配置于游戏中。后经修正后不再是强化而是具有发挥特性的作用。

  女王/皇后(Queen)拥有除士兵和国王外所有棋子的能力,价值相当于9个士兵。

  战车/城堡(Rook)拥有高攻击高防御力,可以使用王车易位,价值相当于5个士兵。

  骑士/爵士(Knight)拥有速度,价值相当于3个士兵。

  僧侣/主教(Bishop)拥有魔力,价值相当于3个士兵。

  士兵(Pawn)拥有在国王认定为敌方阵营时晋升为国王以外棋子的能力,并可以随意变换。

  恶魔棋子现在在冥界,可谓是相当流行。

  “还是那句话,最后要如何选择还是要看你自己。”

  陆天羽说完就抱着已经熟睡的童谣离开了。

  莉雅丝看着自己手上名为圣痕的伤口,既是暂定契约的证明。

  望着华贵的天花板,思绪应飘向远方,就连其余的眷属的到来都没有察觉。

  “啊拉啊拉,部长看上去很困扰,和那位大人谈的怎么样了。”

  “那位大人”莉雅丝有些气愤的看着朱乃“你知道些什么吗?”

  “是啊,到底是些什么呢。”莉雅丝越生气她就越高兴,莉雅丝蛔虫可不是白叫的。

  “御主哥哥,真的没问道吗?”

  放学后的街道上童谣拉着陆天羽的手担心的问道。

  “没问题,相信我啦。”

  陆天羽弱爱的摸摸她的头,童谣舒服的咪起来眼睛“但那可是「从者」契约”

  所谓从者,是为了将在“圣杯战争”中,被“大圣杯”召唤的英灵作为从者(Servant)。

  还好这里没有圣杯战争,不然的话就要受到职阶的限制。

  问题是否成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连「规则」都无法通过的话,那一切都是无用功。

  “既然连御主哥哥都这么说的话,童谣就只能相信好啦”

  对于童谣的不满,他只是笑笑了之,毕竟童谣也是关心他,从者契约一旦成立,也就表明「将自身所有托付给对方。」站在这样的立场上。

  可以说这是一场豪赌,要么赢的金盆满赚,要么赔的只剩下一条裤衩。

  就像那场“圣杯战争”一样童谣选择了和自己“流浪”而不是回归英灵殿。

  “啊”

  一名金发的修女从房角冲了出来,就像命运一般和陆天羽相撞在一起“啊痛痛痛,啊、十分抱歉”原本还在地上揉着屁股呼痛的少女,看到自己撞到人之后态度立马变得诚恳,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没事”说是相撞,但其实只是少女单方面的被撞倒,稳如泰山的陆天羽没有溅起一丝波澜“倒是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

  少女抓住伸过来的手,“十分感谢!”少女再次对陆天羽莫名其妙的感谢。

  “我叫爱莎,爱莎·阿尔杰特

  是最近才搬过来的修女。”

  “修女?”

  “是”

  陆天羽这才注意到爱莎所穿的并不是正规的修女服,但却有这几分意味。

  “姐姐好漂亮哦!”童谣吃着甜甜圈被爱莎温柔的气质感染。

  咕噜咕噜~

  看着童谣吃零食,他自己就不知不觉的看饿了,早知道就多带一点食物了。

  “要吃吗大姐姐”童谣向爱莎递出一块面包。

  “十分感谢!”尽管还是觉得这样有些不太礼貌,但空腹带来的苦果让他不得不接受“说起来还不知道先生的贵姓呢?”

  “苍崎”

  “嗯?”

  童谣奇怪陆天羽为什么没有说真话,小孩子可是很讨厌谎言的,但他注意到陆天羽神色有些不对,这才乖乖的没有多问。

  “是天冷了吗?突然之间感觉好冷。”爱莎抖了抖肩膀

  陆天羽在一旁擦着眼镜,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的极度克制的状态。

  至于在克制着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但这个“不得而知”中不包括童谣。

  童谣看着陆天羽开始擦眼镜,就变得非常安静,就像生怕打搅到陆天羽一样。

  送走爱莎事后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看到大事不妙之后童谣就缩回了他的身体里。

  “真是一个善良的修女”善良到让人忍不住把它毁掉,有些时候太过善良也是一种罪过,因为他们对于极恶之人来说简直就是毒品,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就是黑暗。

  最初的时候谁都想要接触光,但光只赋予了一部分人在阳光下生活的权利,剩下的一部分人只能躲在黑暗处,接触了光的黑暗之人,就像毒品一样蔓延全身,然后同时被光所照耀也被黑暗所侵蚀着,想要脱变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

  如果将爱莎比做乐园的苹果,那陆天羽就是那条偷吃苹果的「蛇」(极恶)。

  忍不住想把她吃的一干二净。

  今晚注定是一个失眠之夜

第14章路过的修女爱莎
堕落魔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