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酒楼启衅

   房间里陈设都有,但日用物品却并没有添置。

   不过这些内院的商铺中都有售卖,只是要花点时间去挑选。

   三人此刻挑好了房间,稍事休息了一下,便去购置物品了。

   首先自然是床上的被辱这些,铺子中的老板看到有客上门,非常热心的招呼上去,不过一看到是生面孔后,这种热情就消失了。

   指着一边道:“呶,那里的软被,是从外面运进来的,二十学分一件。”

   司嘉指着堂上正中的被子,道:“这是什么?”

   掌柜的看了看,道:“那是银丝软被,丝是擅长养蚕的鲁源大师养的灵蚕之丝,编制的是宁瑶学妹,你们是新来的恐怕不知道,宁瑶学妹关于编制技艺上,整个内院是无人能出其右的。”

   掌柜的态度爱搭不理,大概觉得他们第一天进来,无论如何是买不起的。

   司嘉问道:“这被子有什么好处?”

   掌柜道:“也罢,闲着没事就和你们说说,这银丝软被轻若无物,但盖上之后就犹如少女的肌肤一般温润顺滑,而且不管冷热,它总能让你感受到最适宜的温度。并且,因为是灵蚕丝的缘故,能够略微调理灵气,帮助修炼,实乃不可多得的宝物啊。”

   司嘉听得兴起,道:“这要多少钱?”

   掌柜看了看他,道:“三千学分!”

   这种数量的学分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大笔开销,但对于司嘉来说则是毛毛雨,他将令牌递过去,道:“来三套!”

   掌柜瞪大眼睛,道:“三……三套!”有些狐疑地看着手中的令牌。

   “不错,就是三套。”

   掌柜看他不像故意闹事找茬的,便试着刷了一下,而后脸色开始惊讶起来。

   司嘉此时已经贴到了那床被子上,一边抚摸一边感叹道:“哇,真的是不一样啊,肯定舒服极了……不,店家,我要六套,下面再垫一个。”

   掌柜脸上已经显出苦笑,道:“这位同学,小店最后就剩下三套了,六套是无论如何拿不出来的。”

   司嘉有些意兴阑珊,摇了摇头,掌柜赶忙道:“不过铺垫嘛,小店也是有好的,您看这个……”

   内院中的人也不全是修行,而学山中的知识包罗万象,像这种在外界没有见到过的神奇物品总有不少,司嘉兴奋的大买特买,看那架势,恨不得把这条街给包下来。

   内院自出现了学分系统以来,就没有见到这么大手大脚的客户,往年那些某某大师的得意之作,被当做镇店之宝的东西,统统都被这位公子买了回去。

   引得不少掌柜站在门口,恭送这位公子离去的身影。

   至于东西嘛,这种大客户当然会送货上门了。

   街道虽不长,但神奇的东西却不少,等到司嘉逛完时,一天的时光就要过去了。

   天边夕阳晚照,几个人找了一家看着还不错的酒楼,点上酒菜大肆吃喝起来。

   这座酒楼中的人物纷纷注视着三个陌生人,眼中透出一股好奇之色。

   能在这里用餐的,多半是内院小有名气的人。

   据说此地的食材都是由专人养殖,精通烹饪的学生制作,味道鲜美,对身体大有益处。

   三个人点了一大桌子的菜肴,实在让人惊叹暴殄天物。

   好在这里是先付账的,不然恐怕小二会以为他们是有意要来吃霸王餐。

   几人正大块朵硕,忽听小二不耐烦的声音道:“你要的东西拿好,赶紧滚!”

   君子器有些好奇看去,正是那位带土,手中拿着一个食盒,眼看就要告辞离去的样子。

   君子器不由喊道:“带土同学!”

   带土循目望来,看到是他们,脸上显出震惊之色,两步走来道:“你们……天呐……你们点这么多菜……你们在内院有亲戚吗?”

   君子器笑道:“要不要一起吃点?”

   带土咽了咽口水,但仍是摇了摇头,弯腰鞠躬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但还是算了吧,我有事。”

   这时小二在旁道:“这位同学,我劝你不要滥发好心,有的时候当好人反而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君子器有些好奇道:“我花学分请别人吃饭,难道也不可以?”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君老师。”带土鞠了一躬,就要离开。

   司嘉一挥折扇,冷笑道:“子器兄的邀请,也不是能够轻易拒绝的事情,你且坐下。”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折扇一挥,那带土身体不受控制就坐了下来。

   小二眼见此景,冷冷道:“原来是教习,不过诸位今天刚来,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背景,但他是我们浩然会指定要针对的人,希望你们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他哪里得罪了你们?”君子器好奇问道。

   小二冷笑道:“你不必问这么多,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只需要知道,你留他吃饭,就是跟我们浩然会过不去。”

   君子器道:“这么说你是浩然会的?”

   小二道:“不错,不但我是,这酒楼也是浩然会的产业。”

   君子器道:“如果我非要留他在这里吃饭呢?你是要指教我吗?”

   小二道:“你竟然知道这个规则?不错,不但我要指教你,整个酒楼的人都会指教你。”

   君子器认真道:“你确定要指教我?”

   小二道:“不错,学生单一龙,向这位教习请教了。”

   司嘉此时一巴掌伸出,那单一龙砰的一声被摔倒在地,司嘉道:“先让本助教好好指教指教你吧。”说完伸手一挥,他腰间的令牌便被司嘉摄去,往自己令牌一划,感慨道:“这么一点儿学分,怎么好意思。”

   单一龙的学分绝对不能算少,只是以司嘉如今令牌中的学分对比看来的话,实在提不起他多大的兴趣。

   单一龙有些惊讶地看向司嘉,道:“你……你……念境……竟然是念境!”

   司嘉不屑回答他的话,只是将令牌甩回给他,自顾自继续吃起来。

   此时已经有不少酒楼的人员围了过来,有人愤怒地想要上前,被单一龙制止道:“稍等,他是念境强者。”

   这声呼喊果然有效,当下这些人便停下了跃跃欲试的脚步。

   “去,把事情汇报给三会长,看看他怎么处理!”酒楼掌柜对着一个人道。

   那人领命而出。

   单一龙扶着被抽肿的半边脸,缓缓站起,看着旁若无人还在吃喝的司嘉,恨恨道:“有种你等着。”

   司嘉不耐道:“再打扰我吃饭的雅兴,我让你满地找牙!”

   单一龙终于不敢再说狠话。

   这时带土仍然有些慌张,但最终终于顶不过美味的诱惑,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众人看他那疯狂吞食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下了,一时间有些怜悯。

   这得多久没吃过好东西,才能有这样狼狈的造型啊。

   带土嘴里正塞着一尾鱼,这鱼司嘉吃过一条,鲜嫩无骨,端的是美味无比。

   这么美味的东西,但带土却突然吃的留下眼泪来。

   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嚎啕大哭着。

   嘴中混着饭菜,张口痛哭,毫无半点形象可言。

   “这得被欺负成什么样子,才能让一个大男人哭的这么委屈!”司嘉看着他这副样子,喃喃出声道。

   许梦云心地善良,怕他噎住,不断给他拍着后背。

   那带土发泄完情绪,站了起来,郑重地给他们鞠躬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司嘉好奇心起,道:“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们?要这样针对你呢?”

   说到这个话题,带土悲从中来,道:“我们国主对大唐的文化十分仰慕,自称为臣,特地派了自己最骄傲的女儿千叶公主前来学习。而我风魔小次郎则作为侍卫保护公主。”

   “皇帝陛下说这里是整个大唐最为荣耀的地方,破例推荐我们进来学习。”

   说到这里,带土显出一丝佩服神色,“长安已经是我从未见过的繁华之地,无论礼仪、衣服、歌伎院……等等等等。但到了内院之后,我才发现这里才是真正的真理之地!”

   “不过……”说到这里,带土脸上带着一丝愤色,道,“我们才入院,好不容易明白了规则,才发现我们没有这里的钱……那些知识太难懂了,我们再怎么努力学习汉语,还是很难明白书里的意思。”

   君子器点了点头,道:“书山里面的书籍都由大唐学子感悟得来,自然用的是汉语,你们难以理解,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带土点了点头,道:“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自称是什么浩然会的三会长,说是喜欢我们公主,只要公主答应嫁给他,就能够得到想要的一切。”

   君子器向身后看了看,单一龙仍然捂着半边脸站在旁边,似是怕他们跑了一样,这时冷笑道:“东瀛僻陋之地,有个女人能让三会长看上,那是你们修来的福分,但你们不知好歹,那妖女还用阴险的邪术伤了三会长,这事情如何能算完?”

   带土怒道:“邪术?那是我们公主的护身宝物,要不是那个人企图强行占有公主,怎么会受伤?何况因为这件事情,内院执法队已经有了处理结果,他受的伤我们不用负责!”

   “不用负责?你们打伤了我们的三会长?就想这样完了?想得倒美,告诉你,现在要让那个女人像狗一样的爬回来,到三会长面前跪下认错!”

   “你……你们简直……太欺负人了!”带土双目欲裂,咆哮道。

   君子器拍了拍他,看着单一龙,忽然长叹一口气,道:“所以你们就刻意针对他们,这样一来,好的任务他接不了,其他的会也不敢收容他们,甚至连听课都做不到。”

   单一龙得意道:“怎么样,知道我们浩然会的厉害了吧。”

   君子器缓缓站起了身子,他有些沉默,然后道:“你知道放在十六年前,你们会是什么下场吗?”

   他不等单一龙回答,缓缓道:“你们会被活活打死,吊在慎道边上的松树林里,用以警示后来者。”

   单一龙勃然大怒,道:“谁敢!”

   君子器道:“他叫陈天佑!”

   就在此时,酒楼门口忽然传起一阵刺耳的笑声,众人循着笑声望去,

   一名二十四五左右的年轻人正被一群人簇拥而来。

   单一龙赶忙迎上去,小声禀报了些什么,那人缓缓挥了挥手,走到君子器身边。

   笑道:“是你在大放厥词?”

   君子器冷冷道:“你是要指教我吗?”

   这人神色一变,看着一旁的司嘉,又转回到君子器身上,哼哼笑道:“我知道你是谁。”

   “我却一点都不在意你是谁,我只是十分钦佩你的愚蠢,你知道站在我旁边的是谁吗?”

   “囚苍少主!那又如何?”

   君子器缓缓走到他身前,他比这人要高上一个头,此刻冷漠道:“囚苍少主?不,在我看来不是这样。“

   君子器顿了顿,又逼近两步,“这是一个反手间能要你立刻闭上你那龌龊的嘴巴,并把你的皮一层一层扒下来的——”

   “念境中品的大修!”

   “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如今在内院做出这样的事情,闹到哪里你也只有白死!怎么,要跟我炫耀你的家门?你的家门就算是陈家又如何?我能让陈钰在金殿上像狗一样的狼狈,就能让你比他更痛苦万分。你不妨掂掂自己的斤两,看看陈家会不会为了你的这点破事,跟囚苍宗闹翻脸!跟一个念境中品的天脉大修闹翻脸!”

   君子器的声音越来越厉,那人的脸色也越来越白,到了最后,君子器的语音冷的几乎像是千年寒冰一样。

   “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那人被惊的后腿两步,身边的喽啰们也被君子器的气势所震,有些骇然地相互看了看。

   那人忽地大笑出声,道:“不要危言耸听了,你知道吗?浩然会第一个发起者是谁?”

   “是天赐学兄!”

   那人似乎找到了最大的靠山一样,站直身子道:“念境中品的大修又如何?且看看我们天赐学兄怕不怕。”

   君子器听到这个名字后,双眼紧紧眯在一起。

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令得面对他的三会长不禁打了个寒蝉。

君子器就这样像毒蛇一样盯着他,良久……

   他忽地长叹一声,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叹息道:“我们走!”

   “怎么了?害怕了?有种你别……”

君子器忽然变得意兴阑珊起来,语气萧索道:

   “带土以后会跟着我……司嘉兄,有谁再喋喋不休,就劳烦你教他怎样做好一个人吧。”

他顿了顿,又漠然道:

   “程天赐若来,我君子器等着他!”

   司嘉双目几乎带着死亡的气息盯着这群人,念境中品大修的气势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他冷冷道:“我真想杀光你们……”

   众人心头一紧,担心这个人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司嘉看着君子器落寞的背影,恨恨道:“让他这么生气,你真该死。”

   但终究司嘉也没真的动手,只是招呼许梦云和带土,幽幽远去了。

  

  

  

  

  

  

  

  

  

  

  

  

  

  

  

  

  

  

  

  

  

第四十一章 酒楼启衅
南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