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选举开始

祠堂内空间很大,钱得势安排了三十多人站在了两边。

祠堂内两边摆放着类似古代的矮桌子,收到邀约的武者都坐在蒲团上。来挑战的三位人选已经坐在了下桌。两男一女。

看着年纪都有三四十的样子,其中的一位正是东流刚来武术协会时被田亮一招打倒的络腮胡子。络腮胡看见东流进来嘴里不屑的‘哼’了一声。

其余两人看着就稍微瘦弱些,两人皆是闭着眼养神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比试。

东流找了右下桌的位置坐了下来,他不是武林中的人也和这次选举没有太大关系。自然是不能坐在上桌。其余人,也当东流是其他宗师请来的朋友。

上座坐着三个人,中间的自然是钱得势。今日的钱得势穿着一身白色武者服一脸严肃。而左边坐着和东流一起进来的平山,平山今日穿着黑色西服白色衬衫配上脸上疤痕倒是更像道上的人。而右边自然是田冬翁,身穿黄色长衫摸着胡须尽显宗师风范。

不一会,祠堂内进来许多弟子端着菜肴与酒水分别摆放在来宾的桌子上。

钱得势举起酒杯道:“我先敬大家一杯,以表地主之谊。”然后朝左瞥了瞥平山又说道:“放心我不会像某人使用下三滥手段,各位请放心饮用。”

“酒水没有问题那是自然,不过你是不是东家那可说不准。”平山拿起酒杯回怼道。

“小辈人不怎么样,说的话倒是挺对。鹿死谁手还不可知呢。”田冬翁笑着饮下一杯。

钱得势对于这位毫不知情,硬是来搅局的田冬翁烦透了,但又不能表露出来。

“既然人都到齐了,菜也上了。不如直奔主题,直接开始选举吧。”平山道。

“平师傅急什么,鞭炮还没放,节目还没表演,最起码也要等到饭吃好啊。”钱得势自然不能如了平山的意。

可另一旁的田冬翁顺着平山的话说道:“平小辈说得在理,来得人是来吃饭的吗?你钱得势手下的厨子能做出什么山珍海味来?别玩虚的了,早选完早换人。”

虽然田冬翁顺着平山的话说,但平山对着老头同样讨厌极了。一口一口的小辈,似乎在向在座的所有人说他平山还没有资格来选举。

不知道是谁先挑的头在下面说道:“直接选吧。”其他人跟着嚷嚷起来。

钱得势一掌拍在桌子上,暗劲使得声音巨大在座的众人皆是安静了下来。

待众人全部安静后,钱得势说道:“既然,大家兴致这么高。那就提前开始选举。”钱得势指挥着两边站着的弟子道:“去,把生死状拿过来。”

这是武术协会的规矩。会长选举,参加的人都要签上这生死状,一个连死都怕的人没法做武术协会的会长。而且,只有在死斗中才能真正体现谁强谁弱。

六人围在了钱得势的桌子边,依次签上了名字。签完后,钱得势举起生死状让在座的各位都看清楚了。

“下来,有请第一个挑战者。”

“那就我来吧!”络腮胡自告奋勇,粗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祠堂。

“请选择你要挑战的对象。”

络腮胡指着平山道:“那就有劳平师傅和我决一胜负。”

平山站起来拱了拱手,两人在香炉上分别上了根香便开始比试起来。

络腮胡取了一根圆棍,平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他攻来。络腮胡在平山周围转了两圈后,抡起棍子就朝平山身后打了过来。平山头都没回便躲了过去,这视觉效果堪比电视上的武打片。络腮胡装作很恼的样子,挥舞着棍子打出了三四招,又被平山躲了过去。

平山看差不多了,先是用手背直接打断了圆木。在是一爪拍在了络腮胡的太阳穴上,络腮胡直接晕厥了过去。络腮胡丧失行动能力,平山胜。平山这一气呵成的动作,让众人鼓起了掌。

东流心里想着,这平山不去当武术指导真是屈才了,演得像模像样的。

平山坐回自己位置上时,田冬翁冷哼道:“要不是我大徒弟那天受了伤,这种阿猫阿狗能上的了席面嘛?”

平山笑道:“田师傅知足吧,你大徒弟最起码还在,不像某人。”

平山这句话像针一样扎在钱得势心脏上,钱得势竟然有那一秒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田冬翁听完这句话哈哈大笑道:“哈哈,也是。总比白发人送黑发人强。”

没等钱得势开口,消瘦的男子背负一把长剑走了上来对着田冬翁拱了拱手道:“还请老先生下来赐教。”

田冬翁被旁边弟子搀扶到了香炉边,上了根香便摆好了架势。他驮着背,双手背在后面。黄衫背后的腰带下系着一排飞鲨镖。其中一只手正摸索着其中一支。

男子可不敢在宗师面前托大,见田冬翁没有主动攻过来便提着长剑刺来。男子看着消瘦,但刺出的一剑快如闪电。田冬翁心里略惊,这可比先前那络腮胡子强多了。

长剑刺破黄衫,在黄衫下留下一个窟窿。田冬翁亦是艺高人胆大,让剑到了胸腔才开始躲避。在座的众人有几位都替田冬翁捏了一把汗,还以为田冬翁是真的老了。

田冬翁身体转了一圈稳住后抚着自己的胡须,一副高人做派,令人向往。男子见田冬翁轻松躲过,挥剑橫劈而来。剑速之快,根本看不清剑要停留的位置。

田冬翁见男子虽然剑速很快,但男子却把身心全都放入了持剑的手上,完全不知道他门户大开,攻出来便无力回守。田冬翁从腰后摸索出一支飞鲨镖,正欲打出。

突然,一股外力将他正要拔出的飞鲨镖打回了腰间。虽然,田冬翁下一秒可以再将飞鲨镖拔出。但此时男子的长剑已经到了他的脖颈,田冬翁慌忙躲避。长剑划过田冬翁的肩膀,一抹血红飞溅而出。

田冬翁吃痛捂着肩膀,环顾四周,他知道场上还有另一位暗器高手在。

师夕看见空中飞起的鲜血,连忙站起大喊:“师父!”

第二十章 选举开始
25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