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神都有座将军府①

萧成昱又做梦了。

梦醒时分,他连鞋子都顾不上穿,赤足狂奔到紧邻卧室的云舒阁中。

急急火火的冲家奴吩咐道:“快!快把本王上次没画完的那些画都拿出来!”

家奴们分毫都不敢耽搁,赶紧七手八脚的把那些画连同画架全都抬了出来。

萧成昱提笔蘸墨,飞快的为那十余幅美人图上的女子一一补全了面容。

停笔之后,他背负着双手,在那些终于完成的美人图前缓行了数圈,看了又看。

最后仍是不满足,又提起笔来。

他一鼓作气,又刷刷刷连画数十幅,画上皆是梦中女子的模样。

那女子灵气十足,透着无尽的灵动与聪慧,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他越看越爱。

越爱,便忍不住越想细细去画,这一画便连饭都顾不上吃,转眼已到了午后。

大管事曹定来了几次,想劝主子歇歇,但都无济于事。最后还被萧成昱嫌他碍眼,被轰出了云舒阁。

许久之后,曹定又走了进来,说道:

“王爷……”

“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不想吃饭!什么时候我想吃了,自会唤你!”

曹定刚一开口,就被萧成昱打断,而且萧成昱显得十分的气恼。

曹定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王爷,刚刚有人来报,慕公主的车队入城的时候被扣下了。”

“我不是早就派邱景澄带着本王的印信去接引车队,帮他们通关入城吗?”萧成昱说道,“邱景澄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王爷,邱景澄也被抓了!”曹定说道。

“什么?”萧成昱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

“车队运的可都是清影送给本王的礼物,何人如此胆大包天,敢扣本王的东西?”

曹定说道:“锦华门的守将李鄂,宇文相的人。”

萧成昱闻言将笔归于笔架,说道,“前几日齐王在朱雀大街上不可一世的逼着本王的马车给他让道,我就预感到有些不妙!

我自觉这些年不曾有什么疏漏能让他们抓到。

没想到他们却在此处下手!可真是大意了!

既然他们连邱景澄都敢抓,那也只有本王亲自去了。曹定,备车!”

“是!王爷!”曹定应道。

……

王府的车驾很快便备好了。

萧成昱登上马车,由数十名精干的府兵护卫着,直奔万华门而去。

但路上又有人来报,说被扣的车队已经被押走了,应该是交给了宣国公宇文相。

萧成昱心中暗叫不好。

扣留车队的是万华门的守将李鄂。

李鄂不过是个看守城门的偏将。就算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跟皇族的亲王面对面的直接叫板。

萧成昱亲自赶去,自然有十足的把握把车队带回来。

然而现在车队已经交给了宇文相,此刻再去万华门把李鄂痛打一顿,甚至一刀砍了,也已经无济于事。

金鳞卫的大将军、宣国公宇文相手握重权多年,在神都几乎是为所欲为、一手遮天。

自己若是孤身一人直接去面对宇文相,并占不到好处,要回车队的希望可以说根本为零。

萧成昱思虑片刻,他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是去找自己的叔叔萧天行。

萧老王爷是父皇的亲弟弟,曾经因远征乌庭立下的巨大功勋被封为天策上将,在皇族中也是至强者之一。神都之内,即便是再嚣张狂妄的人,也不敢惹他老人家不高兴。

萧成昱自认为跟这位皇叔的关系还不错,若是登门去苦苦哀求他老人家出面,或许会有用。

这第二个选择,便是去找羽卫的大将军公孙言。

萧成昱虽然与公孙言并无太深的交情,但文皇校场的入口就在神都将军府内。

他以前出入文皇校场,对公孙言印象极好。

而且公孙言同样手握重权,虽然一直低调,但也是此刻朝中少数能够制衡宇文相的人之一。

萧成昱又迅速的权衡了一下,随即打定了主意。

于是他命令车夫,调转车头,直接朝神都将军府驰去。

第94章 神都有座将军府①
血国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