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章.百事不问上官钰

  韩昇实在无法理解这种作茧自缚的行为:“前辈一定还留了后路。”

  “后路?”上官钰脸色森冷:“若不是神原宗欺人太甚,我又怎会造出这个阵来。”

  “神原宗?”韩昇愕然:“前辈不是隐居,而是被追杀?”

  话说回来,能逼得五绝这样的人物归隐修灵界,也只有第一修灵圣地能做到了。

  他看了眼流云开,难怪离秋不问青红皂白就拔剑,没记错的话,流云世家正是神原宗的从属世家,和夏侯世家跟海陵仙岛的关系差不多。

  流云开连忙摇手:“神原宗是神原宗,流云是流云,莫要混为一谈,再说我还小韩兄一岁,二十年前的事跟我没半点关系。”

  离秋没好气道:“紧张什么,公子都说了不杀你。”

  “那是!上官前辈说过的话,就是铁板钉钉。”

  韩昇理了理头绪:“所以……前辈布下这个阵,是给自己和敌人建了个坟?”

  上官钰淡淡道:“没错,如果沐城死了不能来找我,活着出去也没意思,相反,若是神原宗的人想赶尽杀绝,进阵就是死路一条。”

  韩昇有些郁闷,真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上官钰和云沐城同时布下如此悲壮的大阵,也不知坑了多少好奇的无辜者,周昆之前痛骂上官钰有一句是说对了,这个大阵就是用来杀人垫背的。

  现在因为流云开,他也成了受害者。

  “神原宗究竟为什么要追杀前辈?”

  “不知道。”

  “哈?”

  “可能是花海禅闯了什么祸,反正有事一起扛就是了。”

  “您都不问缘由?”

  “我只关心云沐城。”

  流云开呵呵道:“韩兄有所不知,上官前辈有个百事不问的绰号。”

  韩昇简直无语,好不容易碰上个五绝,结果一问三不知,看来除了恋人云沐城,上官钰对其他事情都不怎么上心。

  果然实力越强的人就越是任性。

  言归正传,韩昇难掩语气的焦躁:“前辈,我此行是为了向秦千颜求医,无论如何都不能困在这座岛上。”

  上官钰转身走向雅屋:“你们两跟我进来。”

  杨城四怪见这边有动静,试探性的向前迈了几步,被上官钰充满杀气的回瞪给吓了回去。

  进入雅屋,韩昇和流云开并肩而坐,离秋点燃两支熏香,上官钰则从里屋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来。

  啪嗒一下扔在桌上,上官钰道:“之前我说了,想要破除同心阵必须要两个通晓阵法的人合力,所以想要出去,你们必须要学习。”

  韩昇拿起来掂了掂,少说也有百来页:“这看完得多久?”

  “这不是给你的。”

  “嗯?”

  流云开自指道:“给我的?”

  上官钰点头:“这只是破阵图,至于同心阵的灵气法则,我不传外人。”

  流云开看了眼韩昇:“了解,上官前辈的意思是让我们合作,韩兄跟您学习灵气法则负责破阵,而我和四怪负责辅助支援。”

  “没错,什么时候你们都准备好了,我们才能出去。”

  韩昇松了口气,得亏他和上官钰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不然非困死在这破阵里。

  上官钰对流云开道:“你先出去。”

  “好嘞!”流云开怀抱破阵图,喜滋滋的离席而起,虽然触及不到灵气法则,但光是破阵图蕴含的阵法知识也足够令其受益匪浅。

  流云开一走,屋内就剩下上官钰主仆。

  上官钰沉声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流离神通的?”

  韩昇想了想:“灵动之后偶尔能梦到自己变成别人。”

  “只有睡着的时候才能?”

  “对。”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生出伪丹有一些时候了。”

  上官钰眉弓微皱:“看来花海禅离你很远,只能连接你的识眼。”

  “识眼?”

  “就是你的意识之眼,以你的修为,花海禅若是离得近,是可以在你醒着的时候连接肉眼的。”

  韩昇听得一知半解:“既然五道灵韵纠缠在一起,您和花前辈也能建立连接了?”

  上官钰摇头:“流离神通很难对修为相当的人生效,除非知道花海禅正在施法予以配合,所以通常情况只有你能看到。”

  “原来如此。”

  “现在我需要你一一回忆在梦里看到过的场景,既然出阵,我需要知道其他人的行踪。”

  韩昇恍然,难怪要把流云开赶出去,事关五绝行迹,当然不能说给和神原宗关系密切的流云家人听。

  于是他将多年来所记得的梦境整理回忆,并把能叫出地名的单独列出。

  上官钰听完后摇了摇头:“太乱了,不过你三月前梦到小庭湖,说明我们中的一个已经在东州附近。”

  韩昇提醒道:“不尽然,我还看到过胖和尚和……有伤风化的女人,小庭湖也有可能是他们路过的地方。”

  “嗯……算了,出去后我还是一个人先去灵州。”

  “前辈,我要救的人很赶时间,能不能快点破除同心阵?”

  “这取决于你的悟性,还有流云家那小子参透破阵图的速度。”

  “大概要多久?”

  “快则两月,多则一年。”

  韩昇扶案而起:“这怎么行,我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上官钰漠然道:“我比你更急。”

  “能不能将时间加快到一个月?”

  “领悟授道灵韵会伴随头痛失忆,你若加速,所受的痛苦和副作用是难以估量的。”

  “我不在乎。”

  “要救的人很重要?”

  “就像云前辈于您一样。”

  上官钰豁然:“好,我可以加快进度,但若造成什么损伤,不要怪到我头上。”

  韩昇喜道:“是,任何后果我一人承担。”

  “但是,流云家的小子也得跟上。”

  “前辈放心,我会催促他。”

  “那每天戌时你来我雅屋,学习同心阵的灵术法则。”

  韩昇应了,两人已无多余话要说,他便告辞退出雅屋。

  在院中搜寻了会,流云开正陪着四怪疗伤,见韩昇出来笑着伸手招呼:“韩兄,聊得怎样?”

  韩昇走到五人身边:“你还笑得出来?”

  流云开乐道:“逃得性命值得一笑。”

  周昆一脸埋怨:“还不是你调查得不仔细,撞上这么个不讲理的怪物。”

  流云开示意小声点:“抱歉,原以为说出云沐城名字就能保命的,这次多亏韩兄了。”

  周昆晃了晃接回的手臂:“趁他现在不想杀人,我们赶紧离开吧,我可不想和他再多呆了。”

  韩昇道:“暂时走不了,这个阵有进无出。”

  周昆愣住:“开什么玩笑?”

  流云开往地上一坐:“总之,我们得在这住一段时间了。”

  韩昇奇道:“你怎么看起来挺高兴?”

  流云开嘿嘿一笑:“因为这里安全啊。”

  

  

  

  

  

  

  

  

  

八十九章.百事不问上官钰
那个罪人在护佑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