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猎狼

  那两头狼现在已经绕过人群,见火青往回跑,马上斜刺里穿插过去,想要围堵火青,不让他回归人群。

  

  玛德!火赤没想到原始时代的狼居然也有这么高的智商,特么的狗策划!

  

  他匆匆跟火炉交代一声:“火炉大叔,你看着孩子们!”然后提着狼牙棒向那两头土狼奔去,他要去接应火青回来。

  

  人集中在一起还可以互相照应,如果落单,肯定会很容易被狼咬死。

  

  火赤现在的武力值有110,比一般成年男子还高。

  

  他奔跑的速度极快,在土狼截住火青之前就到了火青前面,替火青挡住两头土狼。

  

  两头狼见火赤身材瘦弱,并不放在眼里,其中一头“嗷呜”一声嚎叫,腾空向火赤扑来,率先发起了进攻。

  

  而那边的四头狼似是呼应,也同时向小子们和火炉发起试探攻击。

  

  火赤无暇顾及太多,只希望火炉能够抵挡一阵,等自己先把这两头狼解决掉。

  

  他举起手中的狼牙棒,奋力向扑过来的那头土狼的脑袋砸去。

  

  那头土狼反应很是迅速,头一偏就躲过狼牙棒,但躲不过狼牙棒上面的大鳄牙,有起码三颗大鳄牙刺进土狼脸上的肉,土狼嘴顿时鲜血淋漓,“呜”一声惨叫,落地就要掉头逃跑。

  

  火赤哪里这么容易放过它?他顺手把狼牙棒横向一挥,正砸在土狼一条后腿上,清晰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那头土狼再次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没等那头土狼起来,火赤再次挥起狼牙棒在土狼背上再来了一下,那头土狼就只能躺在地上“嗷嗷”乱叫,起不来了。

  

  火赤心中欣喜,狼牙棒果然是打狼的利器。他当初设计这根狼牙棒,本来就是为了对付这群土狼,现在果然奏效。

  

  另一头土狼本来是去对付火青的,结果它的同伴一转眼就倒下了,见火赤还在继续用狼牙棒往它同伴头上砸,顿时凶性大发,回过头一口咬向砸向同伴的狼牙棒。

  

  火赤心里呵呵了,狼牙棒你也敢咬?狼的智商虽然在动物里算比较高,但毕竟是畜生,没试过狼牙棒,哪里知道其中的厉害?

  

  果然那头狼咬住狼牙棒,顿时好几颗大鳄牙刺进它的嘴里,被大鳄牙刺进舌头,上颚和下颚,疼得浑身直哆嗦,偏偏牙齿被麻绳和大鳄牙卡住,使劲甩头也甩不掉。

  

  火赤没管土狼如何,只是用力抓住狼牙棒,死死抵住狼嘴,让它进退不得。

  

  火青这时已经奔了过来,他手里拿着的是另一根狼牙棒,不用火赤吩咐,就是举起狼牙棒死命的往那头土狼身上乱砸,虽然力气不足,没有让土狼造成大的伤害,但大鳄牙扎在狼身上,狼血不断飙出。

  

  那头土狼身上吃痛,奋力一挣,终于挣脱火赤的狼牙棒,但后腰又挨了火青的狼牙棒一下,狼身往下,肚子贴住地面,没能立刻逃跑,火赤趁机再次抡起狼牙棒在狼头上重重砸了一记。

  

  那头土狼“嗷呜”一声,终于倒地不起,只能在地上抽搐。

  

  这边火赤三下五除二瞬间就解决了两头土狼,而火炉那边已经险象环生。四头狼分了两组进行攻击。

  

  两头专门扑向火炉,另两头则在另一个方向逼近小子们。

  

  小子们都用手里的木矛指着土狼,嘴里齐声发出“荷荷”的声音。

  

  这边毕竟人多,喊声也大,手里都有木矛,两头狼不知道木矛其实不顶用,所以只是步步紧逼,并没有直接发动攻击。

  

  而火炉那边则已经开始短兵相接,两头狼同时“嗷嗷”叫着扑向火炉,火炉曾经有过杀狼的经历,此时怡然不惧,挥舞起手中石斧,左挡右劈,两头土狼一时不得近身。

  

  火赤和火青两人解决了截击的两头土狼,立马急速向另外一个战场奔去。

  

  看见场中情形,火赤心中有了计较,边跑边对火青说道:“你去和火石他们一起,先吓住那两头土狼,不要轻易出手。我先帮火炉叔解决那两头后再回来帮你们。”

  

  火青自是没有二话,连连点头答应,火赤心中欢喜,铁粉就是好,又乖又听话,如臂使指,指哪打哪。

  

  火炉其实情况已经有点不妙。他同时对付两头土狼,不免左支右拙,难以招架。

  

  火赤赶到的时候,一头土狼正绕到火炉后面,张开大口要咬火炉左侧腰部。若是被这畜生咬中,火炉少不免要受重伤,在这缺医少药的原始时代,受了重伤,最终结果多半是等死。

  

  火赤抡起狼牙棒,往那土狼后背狠狠砸下去。那头土狼倒也凶狠,放弃去咬火炉,迅速往边上一窜,避开狼牙棒,扭头直接向火赤扑来。

  

  火赤那里会怕他,喝一声:“来得好!”狼牙棒顺手横劈,这一下速度极快,正好砸在土狼的脖子上,生生扯下来一块狼肉,狼血迸溅。土狼干嚎一声,摔在地上。

  

  这时火炉挥斧逼退另一头土狼,听到后面异动,回过头来看情况。

  

  火赤叫了一声:“火炉叔,砍!”

  

  遂挥动狼牙棒和火炉错身而过,向着刚被火炉逼退,继而又猛扑过来的那头土狼砸去。

  

  火炉会意,和火赤交换了对手,手中石斧对着躺在地上那头土狼砍下,那头土狼刚受了重创,根本没有闪避的能力,被石斧再次劈中脖子。打磨锋利而厚重的石斧差点把那头土狼的脖子完全砍断,只剩下半拉还连着头和身子。

  

  火赤没看后面的情况,眼前他面对的这头土狼正是这群土狼里体型最大的狼首领。这头畜生眼神狠厉,死死盯着火赤,像是要记住火赤的模样,嘴里发出“胡胡”的声音,身体却是在慢慢向后退。

  

  六头土狼已去其三,狼首领估计是已经萌生退意。

  

  火赤哪里肯放它走?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是你家吗?

  

  他大喝一声,抢步上前,狼牙棒向狼首领身上招呼。

  

  狼首领后退了几步,避开狼牙棒的锋芒,却突然纵身跃起,先是落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后腿一弹,高高跃起,竟是要从火赤头上跃过。

  

  火赤后面就是七八个小子,他们背对着这边,正面向另外两头土狼。如果狼首领跃过火赤,落在小子们中间,随便就能咬住一个,被咬的结果不是当场殒命就是回去等死。

  

  

第九章 猎狼
我在原始时代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