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收打手

房东任子拖囊中羞涩,岂肯放过眼前的机会?

他立马拦住了吕牧,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只要你帮我摆平这里,租金我给你免了!”

吕牧一喜:“当真?”

任子拖点头:“当然,你可以免费住一年。”

就当清洁工打扫了,工钱还不用给。

“一年?太短了。这里可都是难缠的高手。起码要三年。”吕牧并不满意。

任子拖一咬牙:“三年就三年。”

反正现在没人住,有人了大不了再赶他走。

还没等合同谈拢,任子拖就跑了。

早就知道这里闹鬼,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大白天就敢搞我。钥匙反正交给那个倒霉蛋了,爱谁谁!

吕牧进去后把门关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在他的阴阳眼之下,一群小鬼慢慢围了过来。

“就他一个人,你们说怎么弄?”其中一个大眼睛的青皮鬼问道。

“淹死!”

“电死!”

“让他上吊!”

一群鬼在那里唧唧喳喳讨论。

其中一个块头比较大的小鬼咳嗽了一声:“算了,把他赶走就好。我们没必要害人性命。”

“打晕他!”

“让他撞墙!”

“回家的诱惑!”

“精尽而亡!”

一群鬼又在乱出馊主意。

吕牧找了个凳子坐下,静静地看他们吹水。

“喂?你们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我的意见?”

众鬼惊讶,有鬼大胆地问道:“你能看见我们?”

吕牧正襟危坐,脸上不怒自威。“我是替天行道,匡扶正义的道尊。识相点的自己伏法吧!”

一众小鬼害怕了,道士这种职业可是分分钟灭了他们的存在。

大头鬼绕着吕牧转了一圈,随后他惊喜地说道:“这小子很年轻,没多少法力。一起做了他!”

群鬼仿佛吃了兴奋剂,嗷的一声扑了过来。

再怎么法力低微,那也是你们惹不起的存在。

几分钟后,吕牧双拳冒火,轻松暴打了小鬼们。

“呵呵,收拾你们轻而易举。我一只手都可以。”

“有本事你别用手脚。”居然有小鬼提出了这么无耻的请求。

吕牧意念微动,铁剑蹭的一声从剑鞘飞出。

只见它如同小鸟一般上下飞舞,绕着主人不停转圈圈。

“去!”吕牧一指,铁剑马上开始攻击。

有小鬼不小心被划了一道,很快流血不止。

“快逃命啊!”

他们被赶进了一个小圈子,动也不敢动。

吕牧笑着拿出一根绳子,贴上符咒后把他们捆在了一起。

这是师傅临走时送的,正好拿来试试手。

不服气的小鬼东拉西扯,绳子却越缠越紧。

吕牧拍了拍手:“怎么样?有什么话说?”

一群鬼开始哭着求饶。

“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很好奇这点。

“我们都是晕晕乎乎被吸进来的,呆在这里就出不去了。”

这就奇怪了,吕牧觉得这里很可能有一个阵法。

仔细搜查了一圈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装置?”

小鬼们一起摇头。

屋里没有阵法,难道在外面?

可是外面也是一无所获。

吕牧突然意识到这整个屋子就是一个大的阵法。

铁八卦盘,盆栽,雕塑,鱼缸,不常见的火炉……

吕牧必须想办法破了它超度亡魂。

突然这时系统提示:宿主收伏小鬼,可获得强大的鬼兵。鬼兵后期可升级为鬼将,成为得力助手。

再看时,几个小鬼已经改变了颜色。

红橙黄绿青蓝紫一共七种。

这是七个小鬼还是七个葫芦娃?

“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吕牧循循善诱。

几个小鬼互相望了望,一起摇头拒绝。

“跟着他有什么好的?”

“还是家里自在?”

“还不是想让我们干活!”

吕牧露出贱兮兮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只好以理服人了!”

“啊……饶命……啊……”

乒乒乓乓,几个小鬼被狠狠暴打了一顿。

虽然他们是灵体,奈何吕牧有灵力。

“好好好,算我们怕了你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系统:奖励净仙瓶一个,可自由收放妖魔。

吕牧手中多了一个瓶子。

“收!”

七个小鬼转眼就被收进了瓶子里。

“怎么天黑了?”

“快放我们出去!”

“恐怕是那小子搞鬼!”

吕牧轻念一声:“放!”

几个家伙重获自由。

以后出门就方便多了,自带打手。

吕牧不忘威胁一句:“以后谁不听话直接关到海枯石烂。”

这把它们吓得噤若寒蝉。

嗯,态度不错!

吕牧正准备指挥小鬼们打扫屋子,忽然电话响了。

“我是朱立松朱胖子,道长联系不上。只能请小师傅你帮忙了。”

吕牧问道:“到底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朱立松有些着急:“我女儿在上中学,她们几个同学玩笔仙游戏出事了。一个昏迷不醒,另一个发高烧。她们现在很害怕,想来想去也就你能帮忙了。”

人命关天,不容大意。

吕牧马上答应:“好,我马上过去。”

希望任务不会太难!

赶到朱家的时候,一家人围在一起。朱立松的女儿看上去有些精神不佳。

吕牧抓着他的手,一段净化身心的咒语过后,小女孩果然好了很多。

朱丽娜眼睛一亮,这个小哥哥好厉害。

“爸,他是不是道士?”

朱立松点头:“算是吧,他师傅比他更厉害。”

治好了这一个,给了吕牧极大的信心。他决定马不停蹄:“我们去下一家吧!”

另一个小姑娘受到了惊吓,加上吹了冷风有些感冒受凉。

吕牧为她念咒收魂,人一醒来吃点药就好了。

最后一个小女孩就麻烦了,一直昏迷不醒。

吕牧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挺漂亮,可惜没有光泽。

长的倒是有点某萝莉的感觉。

“怎么样?有办法吗?”女孩的父母看上去很着急。

吕牧面色严峻:“带我去事发地看看。”

他已经感觉不到这个人的魂魄了。

一间废弃的小屋房梁断裂,荒草丛生。

吕牧阴阳眼一开便看到了房顶墙角挂着的白衣女鬼。

“你们先出去吧,我要独自呆一会儿。”

朱立松几人感觉周围有些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们抱着胳膊离开了是非之地。

吕牧抬头冷眼看着白衣女鬼:“说吧,那个小女孩的魂魄给你藏在哪里了?”

女鬼赞赏:“竟然能看穿我,有两下子。”

吕牧说道:“识相的就放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以为你是谁?”

女鬼恼羞成怒,嚎叫一声直接扑了过来。

吕牧退到了外面,里面空间施展不开。

白衣女鬼几次想要困住吕牧,都被他强力的一脚踢开。

仔细看就会发现,吕牧的脚上贴了符咒。

外面的众人只能见到一块白布在道士的头上飞来飞去。

打来打去没有效果,吕牧没有办法碰到她。

女鬼气焰越来越嚣张,看来只能亮出来他的铁剑。

剑映冷月寒光,杀气渐渐盛大。

上面有威严的气息,女鬼不得不退避锋芒。

当吕牧拿出小瓶子的时候,女鬼立马跑了,看来她也知道法器的威力。

“臭道士,我们没完。”

吕牧摇头叹息:“唉,草率了!不该这么早就亮法宝。”

众人见到女鬼被打跑,算是见识到了吕牧的厉害。

“道长,我女儿怎么样了?”

吕牧摇头:“暂时没头绪,等我回去想想办法。”

众人难免有些失望。

第九章收打手
我会七十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