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神尊墨风

只有一个人,韦一不认识。而且这个人还特别的引人注目。

  只见他身披一件紫色长袍,嘴角挂着一道若有若无的弧度,他的双眼下和双耳耳垂之下都有一条细细的红线。他的眼睛和耳朵好像都有问题,也不知道是先天的还是后天造成的,他的眼睛是闭着的。饶是如此,他之身姿、气度乃至身上的气息却都极为不凡。他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却不是风云公子之一,就连韦一都不认识,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韦一又把目光转向了君玖,这时,君玖也已经注意到了他,并朝他看来。在这一刻,他分明看到君玖的眼中掠过一丝震惊之色,然后便凝视着自己。

  韦一乃是侧着身子对着他的,只能装作不认识地回过头来继续喝他的汤。然后过了几息,他又回头朝他看去。

  君玖依旧在注视着自己,一动都没动。

  “怎么了,君玖?”同行之人都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便纷纷顺着他的目光看来,然后,他们也都跟他一样一动不动了。

  空气一下子就变得格外的安静,似乎也变得格外的沉重。

  这时,从他们的身后城门口处又闪现出一道身影。这也是一名男子。只见他身着白色道衣,只是他的这件道衣上泛着氤氲光泽,让人瞧着有几分迷幻不真实之感,说不定是云雾幻化而成也有可能。

  这名男子身高大约八尺,观他之身姿,宛如仰视着一座山岳一般。他的模样亦是俊朗不已,双眸之中更是藏着一方天地。他全身的气息,乃至他道衣上的每一寸、每一缕,都似藏着无尽的玄妙。

  他就如神祗一般,全身笼罩着一团神秘的光霞。

  “神尊墨风。”韦一心中一惊,他已经认出,这名男子正是宗门的镇派神兽墨麒麟所幻化之人形。

  他也预料到这次宗门会派出一些大人物,来随行保护君玖、卿音和方妙娥等人,却没想到居然连神尊都过来了。

  墨风也已经看见了他,他的眼中有神光在流转,神情却一如往常。

  视野中,墨风身形一闪,下一瞬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距离他不过几尺而已。

  韦一的眼中却分明看到墨风的身影是如何一步又一步匀速地走到他之面前的。他之心中又是一惊,如墨风这样的神兽,在神行道上的造诣又岂是现在的他可以窥探得出其奥妙的?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像现在这样跟神尊墨风对上了。

  如他,可是能御风而行,吸风饮露都不在话下。

  如他,有着种种不可测的玄奇手段。  

  如他,是否能动测世间所有玄机与秘密呢?

  “他……能洞察人心吗?”韦一不知道,他心思急转,却更知道自己已无退路。

  既然没了退路,他索性就将所有杂念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位前辈好高妙的身法,不知是哪派高人?”

  神尊墨风近在咫尺,异常神俊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他却没有回答他,依旧在注视着他。

  韦一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出了什么:“前辈有事?”

  “你是饿了吧?吃个包子吧,这家店的包子味道真的很好耶。”一旁的谭果儿还在吃,她一边吃,还一边给墨风递了一个过来。

  韦一有点无语:“……”

  见墨风没动,谭果儿歪了歪小脑袋,似乎觉得有些无趣,又对韦一说道:“你吃饱了吗?我已经吃了很多了,饱了。那我们走吧?”

  “走个屁?”韦一心说自己在这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把他们一行人给等来。现在他连方妙娥的面都还没有见到呢,这就要走?况且,墨风既然都已经来了,他这一关只怕是躲不掉的了。

  韦一:“你还是多吃点吧。这两天每到半夜,总能听见你的肚子在咕咕叫。你最近体力应该消耗挺大的,别把自己饿坏了。”

  “真的吗?”谭果儿顿时大吃一惊:“那可不行,我才十六岁,会影响发育的。那我要多吃点,实在吃不下也得打包带走,回去接着吃。”

  “……天吶,怎么会有酱紫的人?!”韦一在心中哀号了一声,不再理她。

  墨风依旧注视着他:“你朋友挺特别的。”

  韦一:“还行吧,她就这德性。”

  墨风:“她的体内还有一柄上古神兵,另有一颗佛舍利。”

  韦一心下一突:“前辈法眼。”他的‘无妄眼’和‘神谛术’都已经运转到了极致,争取将神感调度到最强的程度,以应对接下来所有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同时他也希望借此能够阻挡墨风法眼的窥探。

  “咦?前面怎么停下来了?君师弟他们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如天籁一般,传至众人耳中。

  “卿音?她果真也来了。”这个声音实在太过熟悉,但韦一却只能装作没有听到。

  紧接着,便有阵阵香风袭来,却是香銮古车上的一众女子都下了车,正往他所在的这间包子铺走来。

  她们来到君玖的身旁不远处就停了下来,目光也都朝包子铺这边扫来。韦一还在漫不经心地吃着包子,喝着汤。偶尔一瞥间,他的目光迅速从卿音的身上扫过,他也看到了方妙娥的身影。她还是这般精于装扮,雍容华贵,却又带着几分英气俏丽,她之容颜还是这般的绝美。

  她也在看着自己,但她的脸色却出奇的平静,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她的眼神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的,就像她眼前之人对她而言就是一团空气,就跟不存在似的。

  “这个贱 货。”韦一何曾受过这样的轻视?还是来自于方妙娥这个红粉仇敌?他心中顿时有杀机欲狂起,但极快就被他压下。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这些人中有人激动地颤抖;有人眼含泪花,心中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与无语哽噎;也有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韦一则如坐针毡,极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墨风的眼神就如两把利剑,悬……而未发。

  谭果儿又叫了起来,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们不是要进城吗?怎么全部都停下来了?他们也想进来吃包子对不对?”

  韦一一头黑线地看着她:“你没看出来他们都是大门派的人吗,还是精英中的精英的那种。”

  谭果儿:“天呐,优秀。他们在大门派里是不是没有包子吃?想吃就吃嘛,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的,真的。”

  “……我的个天。”韦一突然有了一种要暴走的冲动,跟这妞在一起实在太丢人了。

  “玖儿,妙娥,怎么了?”这时,又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

  “是娜铋真人!”一香銮古车之中,又有一位女子掀开了华帘,却正是娜铋真人。

  韦一在见到她的这一刹那,心里就顿感一沉,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果然,他怕什么就来什么,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君玖的老娘,方妙娥的师傅,娜俾真人也跟着过来了。她跟方妙娥一向形影不离,连睡觉都在一起的那种。

  “老板,结帐。”他的脸上依旧风轻云淡。他只能告诉自己这些人他都不认识,他就是来吃个早餐的。

  既然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他便打算离开了。再者,现场的气氛也着实有些尴尬,总不能一直僵在这吧。

  凝视着他的墨风又对他笑了一下:“小道友,你很不凡。”说着,就见他转身飘然而去。

  “几个意思?”

  望着墨风那挺拔而又飘缈的背影,韦一不由地眯了眯双眼,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给认出来。

  他低了低头,回忆了下刚才的每一个细节。他想了想,就算墨风能内视自己的身体,他体内的五脏六腑以及骨骼都已经发生了巨变,这对他反而是有利的吧?

  那么他是否还有其它的人所未知的手段呢?

  韦一不知道,他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静观其变了。如果对方识出了自己的身份,那么接下来必然很快会对自己有所行动。反之,则表示自己的身份应该算是过关了。

  见墨风走了,君玖等人也都纷纷跟了上去。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街上已是人来人往。也不知是谁传递出的消息,只见人群已经从四面八方,各个街道涌来。

  青澄和齐萱儿也出现在了人群之中,还走在了最前头。

  青澄:“我说几位道兄,你们可让青澄等得好苦啊,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齐萱儿:“萱儿拜见神尊,拜见诸位长老,诸位前辈。”

  ……

  上一届万剑大会百强中的数十位俊杰立在了青澄和齐萱儿的身后。城门一代区域人山人海,除了修士之外,古城里的花主们也早就已经涌来。

  “那白马神驹上的第一人就是大罗神宗的君玖君公子吗?上一届万剑大会排名第二的存在,如今的第一,他也太飒了吧?”

  “那位是天阳宗的华印公子。”

  “那个走在最前头的帅锅是谁呀。我倒觉得他才最飒。你们看,他走路脚都不着地,是在装十三吗?”

  “哎哟,我的傻妹妹,人家这叫御风而行,他之修为恐怕都已经到达玉清境界了吧。”

  “还是桂姐姐有眼力。”

二十六、神尊墨风
天涯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