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英军27旅覆灭(3)

水柳里南边指挥2营准备进攻的447团参谋长张振山就没有留防守部队,全营全员参与进攻。

张振山判断水柳里的加拿大军队和新西兰军队的士兵不会有分散突围的可能,他决定把第2营三个连全部压上去,分成左、中、右三路进攻,不过主攻还是放在中路,这里前面安排了五组90火箭筒,他亲率第4连随后跟进。

张振山看着雪地中潜行的90火箭筒小组,心中还是暗暗惊叹。

90火箭筒小组每组四人,除两人是国内经过特别训练外,配合的两人是150师侦察连战士,都是夜战的好手。四人都身穿雪地作战的白披风,雪地中匍匐前进的时候,夜色中很难分辨。

按战前布置,每个90火箭筒小组携带七发火箭弹,分别由副射手背三发,而两名侦察连战士各背两发。

为了方便操作火箭筒,火箭筒主、副射手都不携带武器,战场掩护任务由两名侦察连战士负责。

水柳里的加拿大营坦克连共有20辆“谢尔曼”中型坦克,布置在水柳里南侧只有四辆。所以五组90火箭筒中有一组不参与第一次发射,而是装弹后引而不发,如果前面四组中有射击失利没有命中时再予以补射,而且打完坦克后还要对付机枪阵地协助进攻的部队。

90火箭筒小组一直匍匐前进到水柳里近两百米左右才停下来,但这时坦克仅是黑森森而模糊的影子。

火箭筒主、副射手在训练时就考虑过这种情况,今晚所有的90火箭筒采用战术是等照明弹升起来或敌人坦克有所行动明确目标后才发射火箭弹。

90火箭筒组到位后,分开寻找好地形凹陷处伏下或躲在障碍物后面做射击准备,然后用美式军用手电筒给后方打信号。

后方的张振山看到前面发来火箭筒小组就绪信号,随便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快到凌晨1时45分,他命令旁边的通信员打出信号。

当三发红色信号弹冉冉升起后,水柳里四周响应着喇叭声和哨声,志愿军战士们开始发起冲锋。

149师六个小口径炮兵连也开始朝预定目标发射炮弹,炮弹如雨点般砸到了水柳里的军营和火炮阵地,整个水柳里被炮弹爆炸的火光照亮。

被惊醒过来的加拿大营和新西兰营士兵急忙朝天上发射照明弹,警戒的机枪也连连胡乱开火。

当照明弹升起的,事先潜伏的90火箭筒手借照明弹亮光和我军炮弹爆炸的火光实施瞄准,对村子周边的坦克发射火箭弹。

提前准备加上90火箭筒的优越性能,第一轮发射就在12辆担克上面炸开了火团,又一轮发射后所有的20辆坦克就全部被摧毁,有的坦克还挨了两发火箭弹,因为这一轮发射是火箭筒小组多过坦克数量。

墨守成规的联合国军终于尝到了苦果,布置在村子周围形成保护圈的坦克,还没有发挥作用就遭到志愿军最新式90火箭筒偷袭打击而成了一堆废铁。

立下首功后的火箭筒小组,根据战前的安排继续对正在射击扫射的敌人机枪阵地发射火箭弹。

火箭筒是直瞄武器,除用来对付坦克外,夜战对固定的机枪阵地效果比迫击炮高很多。

所以虽然联合国军在村子周围布置很多机枪阵地,但都被90火箭筒小组趁着夜色发射的火箭弹所摧毁。

4连指导员郭乡邻带一个排的战士,趁着前方敌人坦克和机枪阵地被90火箭筒摧毁时候冲过了敌人防线,是围攻部队中第一支突进村子里的队伍。

冲进敌人防线后,郭乡邻安排9名持冲锋枪战士在前面突击,冲锋枪战士后面是持步枪战士负责甩手榴弹,他又安排一个班战士保护随着他们前进的90火箭筒小组,当遇到敌人机枪火力点时,全排火力尽开掩护火箭筒发射。

负责炮连指挥的丁永年,见到我军已突破敌人防线冲进村子后,就让炮兵停止射击。

这时村子里的战士喊“杀”声,哨声、枪声、手榴弹爆炸声,此起彼伏,志愿军是利用喊声和哨声区分敌我。

和历史一模一样,149师士兵冲进村子看到敌人是外国人的模样,战意更加兴奋起来,差一点都打疯了。

快天亮时候,从南边进攻冲进来的郭乡邻他们摧毁了三个机枪火力点后打到村子中间与北边部队会合,等他们再向左右发展时,才发现到处是举白旗投降的联合国军士兵。

加拿大步兵营和新西兰炮兵营幸存的士兵全部举旗投降了,原来的历史上这两个国家军队参加联合国军就始终是出工不出力,战斗意志很低,每次都是磨磨蹭蹭缩在后边,那料到李山出奇不意专门找躲在后面的他们打。

本来加拿大营和新西兰营在战斗发起两小时后看到周围进攻的中国军队有近万人,早就想投降了,可惜志愿军是四面出击,一下子就把联合国军这两个营的建制打乱,所以有早投降的也有快天亮才投降的。

这次围攻水柳里顺利的一个原因,就是采用了李山的一个战法,在夜战与近战中放弃了以往营、连进攻部队的迫击炮火力支援,而加强了有直瞄射击功能的火箭筒。

除了立大功的90火箭筒外,调配两个师的巴祖卡火箭筒(战前普通的巴祖卡火箭筒都被下放到围攻水柳里各个连队)也起了很大作用,80%的敌人机枪火力点就被这两种火箭筒所摧毁,后来这也让许多战士可惜,缴获完好的轻重机枪不到30%。

水柳里围攻战全歼加拿大营和新西兰营,毙俘2228人(击毙898人,俘虏1330人),无一人逃脱,149师自身伤亡不到500人。

缴获完好步枪、冲锋枪700多支,轻、重机枪80多挺(少数是从坦克和车辆上拆除下来),火箭筒、无后坐力炮、迫击炮48门,车辆73辆,105毫米火炮12门和155亳米火炮6门及大量的弹药。

看着完好的105亳米火炮和155毫米火炮,149师的指战员眼睛都红了,这都穷了很久了,都想无论如何要保住这些火炮,但宣川方面还有五千多的联合国军士兵,虽然被466团炸毁道路和阻击,但还是拼命向这里进攻。

149师首长找李山商量,看如何保住这些重炮,或者改变作战计划强行在水柳里阻击英军剩下的四个营。

但李山不同意改变作战计划,如果这样149师伤亡会太大,他建议把105毫米大炮人拉人推一个连士兵负责一门找一处能上山的路弄进山里,为后续战斗提供火力支援,而155毫米大炮和车辆全拉到东边十公里以外,把155毫米在十公里以外布置好发射阵地作为火力支援,有了这十公里长的阻击纵深,比在水柳里死扛好得多。

因为水柳里仍处在宣川敌人重炮轰炸范围,现在也是宣川敌军不清楚水柳里的情况,否则炮弹早就飞过来了。

149师首长们稍微商量一下,还是觉得李山的建议可行,然后就立即布置下去,为了争取转移时间,又布置445团加强所有迫击炮的四个连,前往水柳里西边用机动防御方式阻击宣川增援的敌军。

听说能保住大炮,战士们可高兴坏了,干劲更是冲天,就用蚂蚁搬家方式,把12门105火炮连推带拉就搞进大山里,动作迅速快得让李山很是惊讶,倒是73辆车辆是个难题,因为149师全师会开车的不足50人,看样得跑两趟。

149师水柳里一战成名震惊天下,加上宣川东边西边两处的阻击,虽然歼灭敌人数量无法统计,但这两处阻击摧毁了敌人坦克38辆是确定的。

由于目前云山激战没有结束,116师歼灭敌人数字还没法统计,但149师歼灭联合国军近两千多人的战绩目前可是独占鳌头。

这可是大家以前都看不起的杂牌部队啊!同时入朝参战的各个师、军首长,也开始注意到李山这位情报处长。

在温井的一次两次战绩,说偶然是有道理,但又出现三次、四次那肯定是有别原因。

而且149师目前还占据着有利态势,还有一块大肥肉等着吃呢,就连自家兄弟150师也眼红了。

虽然150师也有战士参战,但也仅仅是抽调的师侦察连、小口径炮兵、轻重机枪战士和神枪手,各级指挥主官可没有机会。

因此150师急忙向50军首长连连请示求战,消息转到了李山这里,因为这场所谓的袭扰战就是他组织的。

李山回复称50军可派两个团(实际上抽调精兵后,两个团只有三千多人)重新加强轻、重机枪火力从西往宣川方向冲击,但要注意防止敌人火炮打击,接敌时最好从公路两侧山林进行包抄。

等到2日上午10时,水柳里所有缴获的武器弹药和物资全部搬完后,李山又命令实施对道路进行爆破,使得车辆不能通行,然后让水柳里西边的阻击部队全部撤离,放敌人过来。

宣川东边这十五公里山路,将是这两天的主战场。

这里还要补充一点,后世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149师一个师对阵越方唯一出现的王牌师越军316A师,一场大战下来316A师被打残几乎被灭。此战过后,我军很多部队都有意见,怪149师吃了独食。

第六十五章英军27旅覆灭(3)
朝战之中国军魂